“神秘公司”接手江泉实业 注册地“藏身”上海仓库
新京报    06-19
阅读量:19747

6月16日,上海市嘉定区南翔镇德力西路88号,工商资料显示,上海超聚金融注册于该地1幢A区120室,事实上,1幢为其中的一座大型仓库,记者在该地未看到超聚金融这家企业。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摄

6月15日,江泉实业公告,控股股东宁波顺辰已收到股权受让方上海超聚金融的诚意金,将按照框架协议约定协助超聚金融开展对上市公司的尽职调查。

这一次的股权出让,是江泉实业最近4年时间里实施的第六次资产重组。今年3月,刚刚摘掉ST帽子的江泉实业重组失败,旋即在6月9日又一次推出了重组方案,控股股东宁波顺辰拟10.6亿元转让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3.37%股份。

这一股权转让,以高于江泉实业股票市场价一倍的价格成交,接盘方,则是在资本市场从未露过面的上海超聚金融。上海超聚金融是否有实力接盘江泉实业,成为监管层关注的重点。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上海超聚金融实控人刘岩虽然拥有多达11家企业资产,但多数在注册地址上“查无踪影”,其控制的企业,也有多达半数成立于今年3、4月间,注册资本并不雄厚。而在错综复杂的企业出资信息背后,刘岩与国企的关联若隐若现,让这起股权转让更添迷雾。

控股股东接手江泉两年赚逾4亿

根据公告,上海超聚金融接盘宁波顺辰股份转让价格为15.5元/股,较江泉实业停牌前7.42元/股的价钱溢价了108.89%。对此,上交所要求交易双方充分说明股权转让大幅溢价的原因,以及接盘方上海超聚的背景及资金来源等。

6月15日,江泉实业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宁波顺辰投资有限公司已收到股权受让方上海超聚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诚意金,将按照框架协议约定协助超聚金融开展对上市公司的尽职调查。

不是在重组,就是在重组的路上。在1999年便登陆资本市场的江泉实业,上市头几年净利润还能保持在7000余万元的水平,自2002年净利润腰斩后,此后十多年江泉实业净利润在微利与亏损中徘徊。

业绩难有起色,江泉实业股东们开始做重组的生意。过去4年,江泉实业演绎了A股最波折的待嫁之旅。包括此次拟转让股权,4年来,江泉实业筹划的股权转让、并购重组、卖壳等事项已多达6次。

根据6月9日江泉实业股权转让公告,宁波顺辰与上海超聚金融就股权转让约定的诚意金为3000万元,宁波顺辰拟将其持有的6840.32万股江泉实业股票转让给上海超聚金融,占江泉实业总股本的13.37%。转让完成后,宁波顺辰不再持有江泉实业股份,上海超聚金融取代宁波顺辰,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上海超聚金融取得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地位,花费不菲。公告显示,上海超聚金融接盘宁波顺辰股份转让价格为15.5元/股,较江泉实业停牌前7.42元/股的价钱溢价了108.89%,转让总价款为10.6亿元。与两年前接手时相比,宁波顺辰转手赚了4.63亿元。

受溢价转让股权消息刺激,江泉实业股票6月13日复牌后连续两个涨停,复牌4个交易日,股价涨幅达到25.2%。但在股权转让公告中,江泉实业表示,本次股权转让,若双方对协议事宜没能达成一致,任何一方都可终止协议,无需承担违约责任。

溢价一倍接盘,受让方上海超聚金融的实力如何?在6月9日的股权转让公告中,江泉实业只介绍了上海超聚金融的基本信息。公告显示,上海超聚金融法人代表为刘岩,经营范围主要为金融信息技术及业务流程外包、实业投资、投资管理等。

新京报记者查阅公开信息,除在宁波顺辰出让股权的报道中出现外,此前并未有上海超聚金融的公开报道。在网络上搜寻上海超聚金融,并未发现该公司的官网信息,该公司颇显低调。

上海超聚金融的接盘实力,也引起监管层的注意。在公告披露股权转让的当天,上交所便对江泉实业下达问询函,要求交易双方充分说明股权转让大幅溢价的原因,以及接盘方上海超聚的背景及资金来源等。

在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中,江泉实业披露了上海超聚金融的股权结构。上海超聚金融股东为刘岩、闫昶煦,其中刘岩持股51%,为上海超聚金融实际控制人。对于溢价转让,江泉实业称本次股权转让定价与上市公司股票二级市场的定价机制不同,具有一定差异,是正常的市场行为。

对于上海超聚金融的资金实力,江泉实业称,受让人资金为自有资金、自筹资金,上海超聚及实际控制人刘岩具有较强的支付能力。刘岩通过上海超聚持有11家企业股权,名下拥有两套北京房产,上海和重庆各一套房产,且刘岩近期有出售部分企业股权筹集支付本次购买江泉实业股份价款的考虑。

6月16日,记者致电江泉实业询问控股股东股权转让一事,江泉实业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董秘、证券代表均不在公司,无法解答记者采访问题。

接盘方多家公司注册地址“查无踪影”

工商信息显示,上海超聚金融注册资本1000万元,成立于2014年3月。江泉实业披露,通过上海超聚金融,实控人刘岩间接持有11家企业股权,企业主要分布在上海、重庆、北京三地。6月15日至16日期间,新京报记者走访了注册地位于北京、上海的5家公司,但在注册地上均未找到相应公司的踪迹。

根据江泉实业公告信息,上海超聚金融的注册地址为上海市嘉定区南翔镇德力西路88号1幢A区120室。6月16日,新京报记者来到德力西路88号看到,该地位于上海市西北郊区,聚集了大批物流仓库,德力西路88号内除了一栋小楼外其余均为仓库,而1幢也正是其中的一座大型仓库,记者未看到超聚金融这家企业。

多位员工均表示,该地为仓库,未有听过超聚金融这家公司,并无所谓“A区120室”这一地址。记者拨打工商资料上收录的手机号,结果显示为空号。

在上海,刘岩和超聚金融旗下主要控制的企业还包括上海朗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江泉实业披露,刘岩通过上海超聚金融持有上海朗煦文化76%股权。工商资料显示,上海朗煦文化注册资本1005万元,成立于2015年3月,注册地址和通信地址均为上海市嘉定区陈翔路88号1幢2层B区2237室。新京报记者在这里看到,该地为位于上海市西北郊区的工业园区,其中1幢聚集了照明、机械等企业,2楼内未见到朗煦文化传媒公司。一位物业人员表示“没有听过朗煦文化传媒公司,这里也没有所谓的B区2237室这一地址”,当地多位员工也表示没有听过该公司和上述地址。

除了超聚金融、朗煦文化传媒,刘岩控制的位于上海的企业还有上海虎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刘岩通过上海朗煦文化持有虎虎文化79%股权。工商信息显示,虎虎文化成立于2016年3月,注册资本10001万元,注册地址和通信地址均为上海市嘉定区众仁路399号1幢2层J642室。6月16日记者发现,该地为位于嘉定区南翔镇的一栋写字楼。物业人员查询确认,此地没有虎虎文化传媒公司,“现在我们这边出现了很多虚拟公司,注册到这里,也没有这个门牌号”。记者拨打工商资料上收录的该公司手机号,当表明记者身份后,对方挂断了电话。

通过上海朗煦文化,刘岩还参股北京明博众信餐饮娱乐管理有限公司12%股权。工商信息显示,北京明博众信成立于今年4月,注册资本500万元,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2号院5号楼501。

6月15日,新京报记者来到建国门外大街2号院,该处是兼具商场与写字楼的银泰中心。银泰中心保安对记者表示,银泰中心只分A、B、C座,并不存在所谓的5号楼。

在赶集网的招聘上,显示有北京明博众信发布的招聘,该公司地址为北京朝阳国贸银泰中心A座6层秀酒吧,明博众信招聘的岗位也多为服务员、调酒师等酒吧服务岗位。在银泰中心A座6层,记者找到了标有“秀”字样的自动门,门后一酒吧大门紧闭,是两扇安检门。附近一工作人员表示,该酒吧就是秀酒吧,只在晚上7点后才开始营业。

在北京地区,刘岩还拥有一家名为北京黄金坐标科技发展公司的股权。官网显示,这是一家游艇帆船出海租赁、航海旅游度假产品服务、企业航海商务服务、航海拓展培训的服务平台,成立于2015年,总部位于北京。公司注册于北京市朝阳区崔各庄乡南春路2号(国门信诚孵化器1414号)。6月15日,记者来到该注册地址,该地位于北京东五环外崔各庄乡南皋村,注册地为一3层长形楼房,与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阳分局崔各庄工商所同院。

在楼内,记者并未找到北京黄金坐标企业踪迹,大楼2层前台,标有北京崔各庄国门信诚企业孵化器有限公司标识。一名国门信诚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其公司为一家为企业提供虚拟注册服务的企业,注册在此的企业并不在这办公。“这楼里全是我们自己的员工办公,没有其他企业。”上述人员表示。

刘岩名下11家企业成立均不足2年

除了在北京、上海的公司之外,重庆也有刘岩控制的部分企业。根据工商信息,江泉实业披露的刘岩现有资产中,11家企业均成立于2015年后,不少企业更是在今年才成立。

重庆万盛青年汇是刘岩的另一重要资产平台,江泉实业公告披露刘岩通过上海朗煦文化持有重庆万盛青年汇70%股权。工商资料显示,重庆万盛青年汇成立于2016年7月,注册资本1亿元。但工商系统披露的重庆万盛青年汇2016年年报显示,其截至2016年10月10日的实缴资本为1000万元。

在重庆青年汇旗下,还有6家企业为刘岩控制,分别为重庆青年汇赛车赛事服务有限公司、重庆青年汇房产销售代理有限公司、重庆小漾旅行社有限公司、重庆万盛青年汇汽车销售有限公司、重庆万盛青年汇会议会展有限公司、北京黄金坐标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上述6家企业,注册资本均为100万元。除北京黄金坐标成立于2015年12月外,其余5家均是在今年3、4月份成立。而北京黄金坐标工商信息显示,重庆万盛青年汇也是在今年2月才取代4名自然人股东,成为其唯一股东。

在重庆万盛青年汇的工商信息中,显示其在今年4月申请了多个名为“青年汇巅峰乐园”的商标。重庆青年汇巅峰乐园微信公众号也显示,其账号主体企业为重庆万盛青年汇。

在重庆青年汇巅峰乐园微信公众号中的乐园介绍文章中,青年汇巅峰乐园是国内首家集陆上运动、水上运动、空中运动三维一体的理念打造的运动主题乐园,位于重庆万盛区国家5A级景区黑山谷入口处,该园区将在今年10月全面开放。

重庆万盛当地媒体今年4月的报道中提及,青年汇巅峰乐园总投资5亿元人民币,占地面积320亩,在去年9月下旬正式开工建设,目前已经完成了90%的工程量,今年5月试开园,8月全面对游客开放。

6月16日,记者联系重庆万盛青年汇工商信息上登记的电话号码,欲了解重庆万盛青年汇旗下资产情况,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由上可见,在江泉实业披露的刘岩现有资产中,11家企业均成立于2015年后,不少企业更是在今年才成立。

新实控人任职央企背景公司

工商信息显示,即将成为江泉实业实控人的刘岩,可能与国企存在联系。其在多家拥有国资背景的企业中任职,其中,刘岩任职董事的天津航物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控制人为央企中航国际。

企业工商信息显示,即将成为江泉实业实控人的刘岩,可能与国企存在联系。

工商信息显示,在2014年,名为刘岩、闫昶煦的自然人各出资500万元成立了上海洛捷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成立时名为上海朗联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刘岩、闫昶煦,与上海超聚金融仅有的两名自然人股东名字重合。

2016年6月,上海洛捷出资人由刘岩、闫昶煦变更为中铁物流产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无法查询中铁物流产业背后的股东信息。在中铁物流产业投资与地方政府项目洽谈新闻中,中铁物流产业董事长为孟晨。工商资料则显示,孟晨是央企中铁中基全资子公司中铁中基供应链服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

在另一家名为天津航物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中,也同时出现了刘岩、闫昶煦的名字,其中刘岩为董事,闫昶煦为董事总经理;另一名董事岑鹏,则是中铁物流产业投资副董事长。天津航物由中航国际物流(天津)有限公司全资持有,最终控制人为央企中航国际。

刘岩、岑鹏的名字还出现在檀实融资租赁(上海)有限公司董事名单中,檀实融资(上海)由中铁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出资95%,上海檀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出资5%设立。上海檀实的大股东,是刘岩、闫昶煦曾经持股的上海洛捷。

出资成立檀实融资租赁(上海)的中铁国际融资租赁,以第二大股东身份,出现在重庆中铁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的股东名单中。重庆中铁的高管中,刘岩、闫昶煦再度一同现身,其中刘岩担任董事、总经理,闫昶煦担任董事。(记者   李春平  张帆  赵毅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