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三届”考生共话恢复高考四十年的个体与时代
新华网    06-19
阅读量:21916

新华网北京6月19日电(记者朱文辰)2017年恢复高考四十周年,也是77、78级毕业三十五周年。高考的恢复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当年走进大学的学子如今已成为各行各业的中流砥柱,他们给社会带来全新变化和思维的同时,也实现了个人的光荣与梦想。

2017年6月17日,“那三届研讨会——纪念高考恢复四十周年暨77、78级毕业三十五周年”在京举行。本次研讨会由全球化智库(CCG)举办,中国出版集团中译出版社、北京东宇全球化人才发展基金会承办,获得中国教育学会、中国国际人才专业委员会的支持。四十余位77、78、79级代表人物出席本次研讨会,回首参加高考的经历和高考给人生带来的深远影响、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个体与时代的风雨历程,为中国在新的全球化时代发展贡献智慧。CCG副主任苗绿主持了会议。

那三届研讨会——纪念高考恢复四十周年暨77、78级毕业三十五周年

研讨会伊始,CCG发布了由王辉耀博士、苗绿博士主编,由中译出版社出版的《那三届——77、78、79级,改革开放的一代人》。中译出版社总编辑张高里、主编王辉耀博士分别就该书的出版过程和主要内容作了介绍。《那三届——77、78、79级,改革开放的一代人》共汇集了60余位“那三届”学人的如歌往事和励志故事,为读者呈现了一个时代中一个特殊群体的思考与梦想、奋斗与拼搏的生动影像。冯仑、陈平原、雷颐、熊晓鸽、徐小平、高西庆、秦晖、宁高宁和汤敏等知名学者、企业家和艺术家都在书中讲述了自己参加高考的经历和亲身参与的中国改革开放的历程。

中译出版社总编辑张高里作为79级代表暨《那三届》的出版者,首先回顾了恢复高考与《那三届》出版的过程。他为77、78、79级学生取得的成绩深感骄傲、自豪。他表示,《那三届》里有对中国的建言,为国家、年轻人贡献了经验和智慧。“那三届”还年轻,还可以为全球化大背景下中国的发展方向、发展路径贡献智慧。

全球化智库(CCG)理事长、欧美同学会副会长王辉耀在致辞中表示,77、78、79级可以称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代人”,因为他们正好和中国改革开放的节点紧密相连,感知着中国走向世界的脉搏,是改革开放的见证者、亲历者、推动者和捍卫者。他们凭借个人的努力和后天的成全完成了这一代人的光荣与梦想,其经历和智慧对中国的年轻一代有承上启下的意义。“那三届”是中国独特的现象,非常值得智库进行研究。《那三届——77、78、79级,改革开放的一代人》的出版,不仅是一种纪念和追忆,更是一种反思与传承。

研讨会上,北京大学20世纪中国文化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平原回顾到,值得我们骄傲的是,77、78、79级的学生大部分都在农村摸爬滚打过,所以整体上都有一种韧劲。我希望大家记得那时候的韧劲,也把曾经有过的那种韧劲传递给后代。人生一辈子可能会碰到很多困难,闯过去,也许就是值得我们欣赏的柳暗花明。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常务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邵鸿指出,我们要大力推进教育供给侧改革,特别是“放管扶”的改革,创造产生教育家的条件,使优质教育资源可以更加大量、快速地涌现,各种各样的特色学校、特色教育广泛出现,为社会提供丰富多样、高素质的教育供给,这样中国教育才能更好发展,高考竞争的烈度才会有所缓和。

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常务委员会委员朱永新提出,“那三届”有时代的特殊性,恢复高考制度给所有人平等的机会。当时的高校混龄学习,师生竞相学习,注重自学、教学的氛围。我们现在的考试制度、各种人才制度需要更加开放、灵活,高等教育要和中学、小学教育相区分。

华东师范大学党委书记、哲学系教授童世骏回顾到,我们这代人的共同特点是,知足、感恩又不满现状,不满现状又乐观向上,乐观向上又有怀旧思想。考察一个国家或地区人民对教育是否满意,必须要测量他们对当前和以往教育的愿意度。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认为,高考是和改革开放紧密连在一起的,是改革开放的先声。高考的意义或许没有所说的那么大,而改革开放给了人更多选择的自由和更多的机会,这是最重要的意义。因为现在即使没上大学,做生意也能够发展得挺好,不是只有一条路了。

北京交通大学校长宁滨在发言中表示,高考既改变了一代人的命运,也改变了国家的命运。对大学来讲,一方便要求我们要回归教育,要静下心来;另一方面又要强调它和社会的联系,强调成果的转化。我们应把浮躁的东西,功利化的东西弄少一点,真正回归人才培养的规律。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在发言中感慨到,上大学前的特殊经历对我们那几级后来的人生轨迹有很大影响,让我们对中国社会底层有真实的体验,也培养了我们自觉学习的能力和批判性思维、创造性思维,现在的学生非常需要在这些方面加强。时代不同,环境不同,现在对创新、创造性的要求更高了。

国务院参事陈全生指出,创新首先是思想观念的创新。有知识不一定有能力,有学历的人不进行知识更新,就是陈旧、没用的知识,知识和能力是两个不同的范畴。有了学历与知识不一定有能力,有了能力不一定有贡献,有了贡献不一定有价值。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秘书长,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张力认为,高等教育的战国时代即将来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会有接受不同形式、不同方式、不同种类、不同质量的高等教育的机会。高等教育还任重道远,还会改革,永远在路上。

四十余位嘉宾齐聚研讨会

国务院参事、中科院虚拟经济与数据科学研究中心主任石勇指出,高考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我们的社会要发展,教育要改革,要全方位地发展人才。我们要发展普世教育,加强职业教育,探讨新的教育模式,扶持民办大学。真正把教育做好做透,真正让教育本身的改革走向世界前列,我们才可能走向世界前列。

国务院参事、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汤敏分享到,“那三届”是承上启下的一代人,还有很多的发挥空间,可以为社会继续贡献力量。现阶段的教育跟我们的现实有脱节,教育体系面临挑战。我们要从全球的角度对大工业时期确立的教育体系进行反思和改革。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秦晖认为,我们之所以幸运,并不是说我们有多么杰出,很重要的是沾了改革开放的光。在这一点上,我们这代人特别知道改革开放的可贵。我们的确非常幸运地赶上了改革的这班车。

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讲述到,我这一生就是向往着知识,向往着开放的世界,希望能够给自己以及更多的人带来生命开放,机会增加,实现梦想的机会。我们的命运是被“那三届”改变的,而中国的未来也因为在座的以及更多的那三届人而改变,希望我们未来更多年继续推动中国的改革开放,继续推动中国的进步、繁荣,最终不负这个时代。

“那三届”研讨会接近尾声时,CCG主任王辉耀向与会嘉宾的热诚研讨致以真挚的感谢并总结发言。他表示,今天的会议非常难得地将四十余位“那三届”嘉宾齐聚一堂,不仅对恢复高考四十年的风雨历程进行回顾与反思,还就如何尊重人才、重视人才及如何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等进行探讨,通过发扬“那三届精神”,为中国在全球化时代更好地创新发展提供了建设性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