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庆:我一直认为我是最好的
新京报    02-13
阅读量:17340

  在刘晓庆的世界观里,金钱、容貌、爱情、才华,唯一不让世人遗忘的只有才华。问及她希望在舞台上演到多少岁,她一脸的自信,“这个不需要想。演员确实有年龄限制,女演员尤甚,但我同意这句话:唯一能够扛住岁月摧残的,只有才华。一个人一旦有才华,岁月就不算什么了。”

  在《传承中国》节目中,刘晓庆不但挑战了旦角,还首次尝试扮演丑角。

  节目组供图

  坊间向来乐于讨论刘晓庆的容貌。她微博中分享的生活照片,总被认为是经过了美颜处理;而偶尔略有憔悴的机场照,又会引发议论“冻龄不过如此”。刘晓庆究竟长什么样,似乎是个秘密。

  在不久前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聊起容貌的话题,刘晓庆说,她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好看,也没有一些人说的那么难看。有时排练话剧,她经常一天不化妆。但她也像所有女人一样爱美。有时工作累,就会每天换一件不同风格或不同色彩的衣服,调剂心情。

  在她的自传里,曾这样记录自己的容貌,“我笑眼盈盈、妩媚、迷人,充满了自信,像一朵艳丽的山茶花正在盛开。”她说,现在人的观念是不会原谅一个女人超过25岁仍然年轻漂亮,“比方说我今天化了个妆,人家就问我是粘的双眼皮吗?其实我从来不粘。五官我也不能改变,整掉或许会更好看,但我的脸已经被观众接受了。”她只是笑着调侃一些人也许是“酸葡萄”心理,“每个人都希望活得年轻漂亮,不然护肤品化妆品是用来干吗的?我为什么非要老态龙钟不可?”

  但优雅地老去就是人生最好的选择吗?刘晓庆不置可否。就像她不选择整容,但却投资了一家整形医院。她支持每个人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女人真正的自信根本不在于容貌,最主要是为自己而活。现在很多观念让大家太在乎别人的感受。但我不妨碍别人,不伤害他人,我为什么不能想干啥就干啥?每一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有一天我躺在病床上,绝对不会后悔没有优雅地老去。我为什么不可以鲜衣怒马,奔腾着远去,而非得优雅地老去呢?”

  采访的当下,刘晓庆正在准备北京卫视大型京剧文化传承节目《传承中国》的录制。除了偶有小歇,她已连续工作了近50个小时,彼时又戴着近6斤重的京剧头饰录制到凌晨一点,但见到新京报记者时却没有丝毫疲惫。她说,她并不愿接受专访。“节目组安排采访,这是我的工作。但我并不喜欢拿自己的私生活博眼球,我喜欢用作品说话。”

  近两年,刘晓庆所到之处,外界无疑都在打量她容貌的真实度。大家对她本人的好奇,远远大于她的作品。她不喜欢被外界误读,但也并不在意。“我不会管别人说什么。生命只有一次,我希望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除了计划出版自己的第五本新书,她透露未来最重要的工作是与《权力的游戏》团队筹拍美剧《中国女皇》(受访者口述,未最终确定),并将在剧中第五次出演武则天。

  拒绝把自己的故事搬上银幕

  “许多历史是很难诉说的”

  武则天成为历史上第一位女皇帝,付出的代价是后世万人对她“离经叛道”的评判。曾经饰演过四次武则天的刘晓庆,似乎也在用过往的经历诠释当代社会中的“离经叛道”。

  1980年,刘晓庆主演了新中国第一部动作片《神秘的大佛》。在当时电影票一张0.25元的时代,据不完全统计,该片票房达亿元;1983年,她主演了电影《火烧圆明园》,成为第一位与香港导演合作的内地女演员;同年,她成为首届春晚主持人。

  她是唯一一个在伊丽莎白·泰勒访华时与之有过交流的内地电影代表;她也是第一个在美国办电影展的内地女演员……但在演艺事业风生水起时,刘晓庆却选择了下海经商,成为国内第一个“亿万富姐儿”并进入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直到随后经历了破产、牢狱之灾,刘晓庆从没对任何事妥协,包括她自己。她在自传里写道,当了第二被告,她不服,“怎么也得当第一呀”;进了秦城,她给自己提气,“坐牢就得去大牢”。

  她从狱中出来,为了生存,不顾外界冷嘲热讽成为“横店第一漂”。曾经一场走穴就有上万人围堵的女演员,当时只要给钱,什么戏都拍,“一年多,我拍了二十多部戏,都是丫鬟、老妈子,配角。一天50块、100块、300块,台词多一点,价钱就会高一点。”

  多年后,有不少导演找过刘晓庆,希望拍摄她的传记,但都被她一一回绝。“将来会同意吗?”“很难!许多历史都是很难诉说的。我拍过很多人物传记,但我演的只是我理解的她们。她们到底什么样,后人永远也不可能知道。”

  在不同年龄演好武则天

  “中国没几个女演员能做到”

  曾有人评价刘晓庆是“时代的弄潮儿”,她也毫不掩饰自己对于这一切成就和经历的骄傲和淡然。她说,她一点也不想重生在现代,即便当初的所谓“叛逆”在如今可以被更好的包容。“在电影时代,我在拍电影;如今的电视剧综艺节目时代,我在做电视剧及综艺。我从来都在时代中”。

  但她也说,如今的时代太焦躁。“我们那个时代是真正的电影时代,演员不仅演技好,作品也好。现在这个时代其实就是在实践我之前说过的话,比如‘我是中国最好的女演员’,当时受到很多批判,但正是这些打击使我的演技一步步地向前。今天的社会,很难沉下心来去研究。”

  如今执着于请刘晓庆拍戏的剧组依然很多,有些是如武则天一样的角色,也有些是如电影《寻龙诀》《快手枪手快枪手》中的配角。她将这些归为市场需求,“我确实比较挑剧本,尤其是挑剔我要扮演的角色,我喜欢突破,淘汰了很多项目。”

  正在筹备中的美剧《中国女皇》是她未来最重要的作品之一。“是由《权力的游戏》团队参与拍摄,全英文对白。我担任监制,也会在剧中出演武则天。”说这话时,刘晓庆有些骄傲。剧中,她依然会从少女演到老年。但她并不认为这是在“装嫩”,“都是别人请我来拍这种角色的。我从《小花》开始就演妈妈了,武则天也都是从小演到死。别人一般都是扮老、扮丑来超越自己,但我能在不同年龄饰演同一个角色,并获得认可,我很自豪的。中国没几个女演员可以做到。”

  新鲜问答

  新京报:曾经在综艺节目中挑战过高空跳伞,这次又在《传承中国》中挑战京剧,没尝试过的事是不是更吸引你?

  刘晓庆:对,我喜欢做没人做过的事。以往这个角色(《凤还巢》中的程雪雁)基本没有女人演过,因为她本身是一个特别丑的人,如果是个男的演,他扮丑、扮滑稽会比较容易,所以我这次要把这个女性丑角演好。

  新京报:有没有曾让你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时候?

  刘晓庆:目前还没有。我自己不能超越的事,肯定不会去干啊,比如说登月。

  新京报:作为容貌“冻龄”的女演员,你的心理年龄也“冻龄”吗?

  刘晓庆:这个我倒没想过。其实我非常成熟,而且我(内心)非常的丰富,同时我也非常有胸怀。其实就是很全面吧,我个人认为。我并没有活成所有女人想要的样子,我只是活成了我想要的样子。

  新京报:你平时是如何保养的?

  刘晓庆:看书和健身。但我不是为了维持这个状态,只是因为我的习惯一直就是这样的。我并不太讲究大保养,我不吃鱼翅,不吃燕窝,不吃海参,也不怎么喝大家觉得有营养的东西。

  其实我觉得就是心态,真的,我现在很快乐。在任何情况下,我都活得很阳光、健康。我在跟别人打交道时,都会先把人往好的方面想,虽然现在中国人很容易有防守心理。而且我说话很真诚,说出来的都是真话,我从不撒谎。

  新京报:如今,你还认为自己是“最伟大的女演员”吗?

  刘晓庆:几十年前我说过这话。直到现在,我也一直认为我是最好的。

  扮“丑”是自己选的

  脸上涂满白色的水彩,两颊相称着极重的腮红,一颗芸豆大的黑痦子在嘴边叫嚣。很难想象时刻保持美美的刘晓庆会丑着脸到处吆喝着“恨嫁”。《传承中国》的导演原本安排她在节目中扮演旦角,但她却偏偏要挑战《凤还巢》中的丑角程雪雁,“因为丑角的表演幅度比较大,发挥空间上也会更大一些。虽然不漂亮,但这个角色有个性,敢于去追求。”边说,刘晓庆边对着镜子来回“欣赏”自己。“我喜欢扮演不同年龄段的角色,比如小花、少女慈禧、老年慈禧、16岁到82岁的武则天。”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赫摄影/新京报记者郭延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