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予以启迪的书人书话——读《凭海说书》
福建日报    12-06
阅读量:1055

  曾纪鑫出版过《千秋家国梦》《历史的刀锋》《大明雄风俞大猷传》等三十多部专著,但我想更多地知道,他是怎样看待读书的,哪些书对他产生过重大影响,以及在读书写作过程中遇到了哪些难忘的事。幸运的是,从他新近出版的随笔集《凭海说书》里,我找到了期望的答案。

  《凭海说书》由四辑组成:书话、书人书事、书评和书序。翻开“书话”第一篇,《书外有书》就把我吸引住了。文中“书除了本身内在的实用意义,还有形式、审美及附着其上的其他价值”的观点更是深得我心。显然,曾纪鑫是一个深谙读书之道并且活学活用的人。《书房:一个存放理想的地方》一文里讲了这么一段往事:“一九九○年,我从湖北公安县调到黄石市工作,其他东西可以不要,但一个杉木书柜、近二十麻袋的书,是非搬不可的。那时交通不便,好在公安县城所在地斗湖堤镇与黄石市都在长江边,我便通过朋友关系,找到了一艘从公安到上海的货轮,搭便船运到黄石。”对别人而言,这大约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小事了,水过无痕,但对于曾纪鑫而言,他却没有放过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做到了雁过留声:“我在船上与水手同吃同住四五天,感触颇多,便以此为素材创作了大型话剧《永远的船》。这是我的第一部戏剧作品,不仅在《新剧本》《楚天艺术》两种期刊上发表,还在一九九五年的湖北省第二届戏剧文学评奖中获得剧本奖,我也因此而破格评为国家二级编剧。”由此看来,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善于读书外之书,做个有心人是多么难能可贵!

  在《阅读是一种修炼》里,曾纪鑫写道:“阅读是一种循序渐进的过程,特别讲究刨根问底。比如文中的注释、书后的参考资料等,都值得我们足够重视,可‘按图索骥’进行扩展阅读;再比如自己关注、喜爱的作家、作者,他们在知识结构、内在气质、个性特征等方面与我们有着一定的相通之处,可就此拓展、延伸开来,阅读他们的主要乃至全部作品……这种刨根问底,就像农民收获花生与红薯,循着地底的根须,一挖一刨,一拉一扯,就是一大串,会有一种溢于言表的丰收与喜悦。”这样的文字于我而言,不啻醍醐灌顶,感觉如同他在《淘书与创作》一文里说的“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再长在别人肩上”,这不仅是曾纪鑫的个人读书体会,更是我们读书人应该有的读书态度和读书方法,难怪乎他将阅读视为“一种习惯、一种愉悦、一种享受、一种境界”。

  毫无疑问,对曾纪鑫影响深远的第一本书非《小银与我》莫属。在《那头西班牙的小毛驴》一文里,他深情回顾了那头西班牙的小毛驴是如何闯入他的生活的。一九八四年,曾纪鑫在公安县新华书店偶遇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西班牙著名作家胡安·拉蒙·西梅内斯的散文诗集《小银与我》,毫不犹豫将它买了下来。没想到,这头名叫“小银”的毛驴,竟然带着他来到了西梅内斯的故乡——西班牙韦尔瓦省的摩格尔,“这里的田野、山岗、溪流、草地、村庄、房屋、教堂,以及绿色的树木、盛开的花朵、芬芳的美酒、漂亮的鹦鹉、讨厌的蚂蟥、鸣唱的蟋蟀、远去的大雁,还有那些调皮的小孩、美丽的少女、慈祥的老人……”纷纷走进他的视野。透过书本欣赏着异域风情的同时,他想起了自己的故乡——一个位于湘鄂交界之处的偏僻村庄,“我对照着故乡的风物、风情、风俗,仿佛开了天眼,感悟到了将其变成文字的‘诀窍’”。不久,曾纪鑫以“童年纪事”为题,相继创作了《印章》《绿色的世界》《茅草根》《渡船》《垂钓》《周疯子》等描写故乡的系列散文。人们都说,故乡是作家写作素材的富矿,正是《小银与我》,帮助曾纪鑫找到了属于他写作的富矿。

  曾纪鑫善于发现有用之书,并从中吸收营养,为我所用。正因为如此,他在《凭海说书》里的四十八篇文章,篇篇似珠宝,抒发着深刻而独到见解的同时,闪烁着思考和智慧的光芒,平实、有趣、厚重、耐读,让人不忍释卷。读这本书,我很容易找到了他在《书外有书》里的感觉:“每一本书,都有其独特的味道,比如新书油墨的浓郁,旧书悠远的淡雅,哪怕书虫、霉污的缺损之书,也散发着别具一格的书香。书的乐趣、书的韵味、书的馨香……无论是书内之书,还是书外之书,唯有真正的读书人、爱书人、藏书人方能品味得出。”(兰学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