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与王石对谈:一辈子能活出几种人生

来源:  04-01 08:42

思客(sike.news.cn),新华网倾力打造的思想传播与跨界智库平台。我们在这里,与您一起,发现思想力,成就影响力。


自主创新不只是智能制造的精神内核,更是智能制造的历史基础。

冯仑:被好奇心牵引向前
 
  其实,我从小就对人、对社会充满了好奇心。比如,现在我就被今日头条“害惨”了,每天都因为它少睡两小时,因为我每天都很好奇它推送了什么。它不断地推,我就老看,我就像是一个“人间观察者”的角色。
 
  我是巨蟹座,我想找一个海盗聊天,为这事儿琢磨了挺久,我今年确实约了。其实海盗很文明的,他们就像江湖大哥,你觉得他有很多特殊背景,但是实际上他们跟我们没什么不同。我想和海盗聊天也没有什么直接目的,就是想弄清楚,海盗都是怎么生活的。
 
  我到美国后突然发现,“太空探索”在民间其实挺普通的,没我们这边讲得这么玄乎。去年我在英国参加王总(王石)安排的“深潜”课程时,参观了当地的一家建筑事务所,他们有个“月亮上的建筑”模型,让人特别震撼,那是 NASA(美国航空航天局)要求这家公司在 2020 年前完成的任务。自从发现太空其实离我们很近后,我的兴趣就一下子从人、地球转换到太空了。后来,我遇见了一个做火箭公司的年轻人,就投资了他,也成了他的客户,决定发射一颗自己的小卫星。
 
  因为性格上的一以贯之,我一直被好奇心牵引着往前走,只要条件允许,我就会进一步观察。
 
王石:生活源于个人情趣
 
  我过去玩登山、滑雪、滑翔、深潜,最近又已经组建了交响乐团,个人兴趣是非常重要的。比如我喜欢探险,开个越野车出去玩也比较适合我的性格。大家都知道我在登山,却不知道我在飞滑翔伞,我最好的运动成绩不是登顶珠峰,而是在 2000 年,创造了中国滑翔伞攀高 6100 米的记录,这个记录直到去年 10 月份才被打破。
 
  我和冯仑还一起去登过乞力马扎罗山,当时十几个企业家报了名,我们还很兴奋。但是到真正出发的时候,大家就有了各种理由,都不去了。当时媒体很积极,甚至有一家媒体要派两个人来,我就对冯仑说,你不能不去,否则就不是企业家登山队,而是媒体登山队了,我就成了一个陪练。他答应了,但是过程非常痛苦。
 
  其实,登珠峰和企业家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有人研究过“企业家为什么要登珠峰”,最后得出了两个结论:一个是企业不行了,所以企业家想通过登珠峰出风头;如果发现他的企业挺好的,那就是第二个结论——他肯定是被抬上去的。
 
  但是大家不知道,到了海拔八千米以上的地方,如果你死了,也没人能拽下尸体,只能放在那里,更不要说活着抬上去了。我想不到自己能连续两次登上珠峰,接下来,我准备在 70 岁的时候第三次登珠峰。一定要非常清楚,你的职业是你的职业,你的生活是你个人生活情趣。
 
  另外,希腊文明讲究智力、体力和灵魂,他们认为,只有体力和智力互相交融,才能得到灵魂的升华,而我们是缺少这些东西的。如果你缺少运动,学术方面的成果绝对会局限在一定水平。
 
冯仑:人生有更多的可能性
 
   做企业必须拥有基本的经济条件,但是同时,我希望人生有更多的可能性。所以我从十多年前,就跟一些企业家讨论做公益,我们觉得,在这三四十年里,民营企业在中国能做的事,也就三件。
 
  第一件事是把企业做好,证明民营企业和社会的共有组织是相融的。
 
  第二件事是要解决民营企业和其他族群的关系,证明我们不仅跟经济组织能融合。从那时起,我们就共同发起了很多企业家组织,用公益的方式回应比尔·盖茨、巴菲特等人说的“捐款”问题,解决这件事儿花了十四、五年,目前没有人再认为企业家群体跟社会是冲突关系。
 
  第三件事情就是智库,我们希望能找一些好的研究机构进行研究,但是这件事现在显然才刚开始。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新华网立场

=======联系我们========

我们期待您的好文!
思客微信公共号:sikexh
思客投稿邮箱:
sike@news.cn
投稿热线:010-88050629
更多精彩观点请移步思客》》》
热点新闻
“牛郎织女”教师隔山守望为了山里娃
把梦想做成现实 90后面包师的内心独白
废弃工厂藏巨型楠木"狮子王" 价值3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