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国门卫士:曾巡逻遭狼群包围

来源:人民日报  06-18 10:15

官兵在海拔4733米的红其拉甫达坂执勤。姬文志摄

今年5月底,本报记者(左二)跟随执勤的红其拉甫边防连分队官兵采访。图为执勤间隙,记者与官兵们交流。岳小平摄

红其拉甫边防连官兵执勤中骑牦牛过冰河。倪光辉摄

原标题:探访丝路古道的国门卫士(国防视线·来自边海防一线的报告)

向西!向西!向西!

从新疆喀什机场驱车一路奔西400多公里,碾过雪山冻土,翻越冰峰达坂,红其拉甫就在眼前了。

这是一个艰险神秘而令人向往的地方。这里有千里冰峰、万年积雪,巍峨的帕米尔高原;这里有丝绸古道、血色峡谷,苍凉的西部边关;这里有云端国门、雪山哨卡,可爱的戍边官兵。

红其拉甫边防连组建于1949年,常年担负中巴边境线近百公里的守防任务,最高巡逻点海拔超过5800米。他们还守卫着世界上最高的国门——红其拉甫口岸。

冰峰、雪谷、国门、界碑、青春……驻守在这里的新疆军区某边防团红其拉甫边防连官兵,将热血洒在风雪弥漫的巡逻路上,将青春站成祖国边境线上庄严的界碑,在帕米尔高原上续写着一曲当代军人的青春之歌。

高原缺氧

但从不缺精神

红其拉甫,塔吉克语意为“血染的通道”。这里平均海拔4700多米,终年积雪,空气含氧量仅为平原的46%,风力常年都在七八级以上,年平均温度3.3摄氏度,最低温度零下43摄氏度,寒季长达8个月。

走在红其拉甫的大地,每一次呼吸都会提醒你生命的重要。在这里生活、工作,需要的不只是生存能力,还需要强大的信念和意志力来支撑。

红其拉甫是一个令弱者望而生畏的地方,也是强者精神生长的沃土——

上世纪50年代,连队老一辈戍边人以“三峰骆驼一口锅、三根木棍搭地窝,储冰融雪当水喝”的豪迈气概,在帕米尔高原扎下了根。数十年来,一代代戍边人听党话、跟党走,忠诚卫国、戍守边关的信仰始终坚如磐石。

那年寒冬,排长何玉带领3名战士前往边境执行任务,返回时被暴风雪围困。当救援人员赶到时,只看到4座无言的“冰雕”,怀抱钢枪,向着连队方向保持前进的姿势。

那年初秋,时任连长杨波在山崖上探路时,不慎跌下悬崖,所幸被一块突出的巨石挡住,当场昏迷。战友背着他往山下送,颠簸中醒来的杨波问的第一句话是:“到点位了没有?”得知正在送他下山,他挣扎着从战友的背上下来,带领大家向山顶的点位爬去。

在点位界碑前,杨波用毛笔和颜料为界碑描红。那时,战友们脱帽敬礼,齐声唱起连歌:“红其拉甫很高很高,红其拉甫很远很远,我们这个地方叫边关,界碑树在云里面……”雄浑的连歌在冰峰雪谷久久回荡,成为官兵们永恒的记忆。

“这就是一种信仰的力量。”因高原反应而头痛欲裂,记者鼻子里插着氧气吸管,聆听边防连官兵讲述戍守边关的故事依然心潮澎湃。年轻的官兵言语朴素,不善抒情,却让记者屡屡动容抹泪。

身处边关

紧绷战备之弦

“缺氧不缺精神,海拔高标准更高。”置身连队,记者真正懂得了这句话的含义。登上红其拉甫哨所,记者每走一步都气喘吁吁。有人做过测算,人徒步行走相当于平地负重30公斤,训练强度难度可想而知。

恶劣的自然环境,没有成为连队降低训练标准的借口。尽管官兵不时地提醒记者走路要慢些,而上了训练场,他们个个像小老虎,敢打硬拼。官兵们在一次次极限挑战中,练就了“守得住、打得赢”的过硬本领。

“海拔再高高不过使命,生命有禁区备战无盲区”“不仅要守得住,更要打得赢”……“身处边防,使命重大,坚持战斗力标准,就要按照习主席的要求,‘保持箭在弦上、引而待发的高度戒备态势’。”连长杨映伟说,“我们就是祖国的眼睛,什么时候都要睁得大大的!”

为应对严峻复杂的边境防控形势,连队坚持加强应急处突演练,提高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始终保持良好的战备状态。他们还协调武警、驻地派出所、民兵,每月举行边境防控、潜入潜出等联合演练……如今,一丝风吹草动、一点异常响动、一张陌生面孔,都会被官兵敏锐捕捉,迅速作出反应。

一次,驻守国门附近的红其拉甫前哨班列兵杨建刚上岗时,发现路旁停放着一辆皮卡车。他透过车窗发现,车内空无一人,车座上放着几件军装。他顿时警觉起来,立即向哨所报告。

时任指导员梁超带领3名战士迅速赶来,突然一名男子钻进车内,发动汽车掉头就跑。梁指导员迅即通知连队,启动军警民联防预案。不到7分钟,连队官兵、驻地民兵、武警官兵同时在多处道路设卡拦截。20分钟后,这名逃逸男子被抓获。后来得知,该男子是犯罪嫌疑人,企图冒充军人越境。

3年来,连队在上级十余次紧急战备拉动考核中,次次都是全团第一。团长杨军检查连队战备工作时称赞道:“红其拉甫边防连的兵就如同上膛的子弹,时刻准备出击!”

山高路险

固守每寸国土

“宁让生命透支,不让使命欠账。”这句话,在红其拉甫边防连不仅仅是喊得震天响的口号,更是官兵用生命履行使命的真实写照。

去年9月,连长杨映伟带领战士骑着牦牛,踏上了吾甫浪沟年度例行巡逻的征程。

吾甫浪沟执勤点素有“死亡之谷”之称,每次巡逻官兵要翻越8座海拔5000多米的冰雪达坂,30多次涉蹚冰河,往返一趟上百公里需要至少4天。这是全军唯一一条因山高路险而只能骑乘耐力好、擅走一线悬崖的牦牛执勤的巡逻线。

蹚冰河、涉险滩。每走一次吾甫浪沟,都是一次生与死的考验——

一次,巡逻分队到达沟口克勒清河,军医杨海波骑牦牛到河中央时,一个大浪将他卷入河心,连人带牛被冲出300多米,最后在下游被战友们救上岸;

一次,班长姬文志从牦牛身上滑下,差点坠落悬崖;战士王福龙为躲避飞石,险些掉进深谷;夜晚宿营,时任指导员王烈点燃大衣勇斗狼群;涉蹚冰河,护边员加尼丁摔倒在河里,被冲出200多米远……

还有一次凌晨,巡逻队正在宿营时,被狼群包围。十几双绿油油的眼睛盯着营地,低沉的嘶吼声让哨兵毛骨悚然。官兵们聚拢在一起,点燃篝火,不住地拉动枪栓,与狼群对峙了整整一夜。直到天放亮,狼群才散去,官兵们顾不得休息,又匆匆赶往下一个点位。

近十年来,在巡逻途中,官兵近百次遭遇泥石流、暴风雪、冰雹、雪崩和猛兽的威胁,有30多名官兵曾掉入冰河、山谷和雪坑,15头牦牛摔下悬崖,死于巡逻途中。

一个个惊险的故事,听得记者心惊肉跳。然而,到吾甫浪沟巡逻却是连队官兵共同的愿望。他们说,只有经历“勇士之征”,才算优秀的红其拉甫边防连战士。

胸怀家国

青春永驻边关

紫红色的皮肤、干裂的嘴唇、凹陷的指甲……在这里,恶劣的自然环境赋予边关将士共有的、独特的妆容。官兵脱去军帽,一张张年轻的脸庞上都有一道高高的发际线——头发稀疏。当他们伸出双手,凹陷、变形的指甲让人心疼……由于缺氧和缺乏维生素,官兵大多患有不同程度的高血压、心室肥大等高原疾病。

驻守边关,才更懂家国。克服高寒缺氧的各种不适,官兵们在冰川雪山刻下胸怀家国、无私奉献的诗篇。

2010年,四级军士长张洪顺接到母亲病危的消息。当时,连队正在执行重大任务,守防多年的张洪顺默默走出连队大门,在空旷的高原上,面对老家的方向,给母亲磕了三个响头。

连队官兵的默默奉献也一直得到各级的关怀。十八大以来,连队工作生活环境有了很大改善。如今,官兵住在新式营房里,吸上了床头氧,吃上了新鲜菜,用上了长明电。

“看云彩,看云彩,光秃秃的哨所也有乐趣在。大雪能封住山,封住了路,封不住士兵多彩的情怀……”

团政治处主任陈柏涛说,这是官兵最爱唱的歌曲《看云彩》。都说红其拉甫连有一种神奇魔力,是一个听了不敢来、来了却不愿走的地方。这首动听的歌曲,不就是对这种神奇魔力的注解吗?

“在激情奋斗中绽放青春光芒。”如今已是红其拉甫会谈会晤站副站长的王烈对记者说,习主席的这句话,就是红其拉甫边防连官兵的青春写照,这里不仅是干部成就事业的舞台,也是战士实现青春价值的好地方。

“永远忠于祖国,永远忠于界碑”……高原的艰苦环境改变的不只是他们的外表,也锻造了战士们忠诚无言的强大内心。

多年来,红其拉甫连牢记党和人民重托,忠诚戍边、甘于奉献,被中央军委授予“卫国戍边模范连”荣誉称号,连续12年被表彰为“基层建设先进连队”“边防执勤先进单位”,先后荣立集体一等功5次、二等功6次、三等功8次。(记者倪光辉陈金财、王雪振参与采写)

热点新闻
“牛郎织女”教师隔山守望为了山里娃
把梦想做成现实 90后面包师的内心独白
废弃工厂藏巨型楠木"狮子王" 价值3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