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驻港特战连:士兵被按喝脏水 锻炼个人意志

来源:央视网  06-19 16:24

近日,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签署命令,授予驻香港部队某旅特种作战一连“香港驻军模范特战连”荣誉称号。6月16日,《面对面》记者在香港专程探访了这支神秘的特战部队。在训练场,我们见到了这支特战连的连长陈玉飞。

记者:他们为什么要往这个泥地里面跳?

陈玉飞:第一个要适应这种环境,因为在作战过程当中,很有可能要出现这样的情况,第二个之前他的身体是干的,现在进去以后他身体是湿的,让他的身体又重了,第二个身体是湿的情况下,还能完成后续的动作。

记者:就这么湿着训练一天?

陈玉飞:对,作战的环境过程当中,你也不可能知道,你是干的还是湿的,所以说每一种环境都要适应。

记者:我看了一下这一趟下来,是不是最难受的,就是往泥坑里边蹦?

陈玉飞:也不是最难受的,还有一个更难受的在那边。

记者:哪个?

陈玉飞:那边他在呼吸急促的情况下,他要潜水区通过。记者:你带我去看一下?

记者:你们还往下推?

陈玉飞:必须的,必须要往下按他?

记者:他们已经跳下去了,干什么还要按?

陈玉飞:因为他自己他不想进去,我们需要用外界强制的压力,把他按下去。

记者:真下得去手?

陈玉飞:这里应该是点火了,点上火以后才考验。

记者:你看,他们这三个小伙子就是辅助性的。

陈玉飞:让他的环境更加恶劣一点儿,对他外界的影响更大一点儿。

记者:这个你觉得还不够狠,还有更狠的。

陈玉飞:这个可能对他的身体方面,这个心理上也有这边。

记者:哪个?

陈玉飞:这边这一个,来这里,跑完上来以后,人的呼吸是非常急促的,他进去以后这个水,基本上到了障碍物的上面,需要他从这里经过。

这支特战部队进驻香港已20年,每次军营开放活动都少不了特战一连官兵的压轴好戏,在历次重大军事演习中,连队屡屡在关键时刻发挥关键作用,被誉为“出手即震撼”的“香江利刃”。

记者:这个训练多长时间了?

庞阳挺:我已经训练三年了。

记者:你感觉过这个难吗?

庞阳挺:刚开始是比较难的,刚开始去游不过来。

记者:你现在过这个一口气可以过来吗?

庞阳挺:现在一口气可以过来了。

记者:你曾经喝没喝过这儿的脏水?

庞阳挺:曾经经常喝。

记者:喝这水什么感觉,什么滋味?

庞阳挺:苦涩,想吐,喝完就是恶心。

记者:你理解为什么要参加这么艰难的这些训练,为什么?

庞阳挺:我感觉战斗非常锻炼我们的意志力,如果在很累的情况下,能坚持住的话,我相信以后,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们都能坚持住的。

记者:你恨不恨他,他把你往里按?

庞阳挺:刚开始的话最讨厌的就是他,后来慢慢觉得还是很对的,要锻炼我们整个人意志。

记者:特种兵是为了什么?

庞阳挺:为了祖国需要的时候我们能够拿得出手。

记者:我看他们到水池子边上的时候,犹豫的还是有一点儿犹豫,你能看出来他们犹豫来吗?

肖瑞华:看出来了,他们害怕。

记者:训练这么长时间了,到这儿心里还是有一点儿犹豫?

肖瑞华:肯定是要犹豫的,因为过这个里面,尤其是跑完全程之后,体力包括耐力,都已经消耗得比较大了。

记者:你就往下按人家?

肖瑞华:必须要按,就是要靠我去超越他们的极限,只要超越他们的极限,他们永远不知道,他们有多厉害。

记者:那你按人家你行吗?

肖瑞华:我肯定行,我就是这样过来的。

记者:你被人家按过去的?

肖瑞华:我也是被班长按过来的,我才知道这个是有多么重要,所以我才会帮助他们成长。

记者:小伙子,你跟我说说这种感觉,这种天站在这儿,你看我这身上汗,这个水,站在这儿臭烘烘的,你说说你是从那时候过来的,什么滋味这是?

肖瑞华:当时也是恨之入骨吧,本来已经很累了,还搞这种,感觉不是很理解,但慢慢我成长了,我体能技能包括我的意志力,包括我的思想全部得到锻炼了,我以前也是一名新兵,现在我当班长了为什么,就是因为我在不断进步,叫老班长给锻炼出来了。

记者:他们恨你,你知道吗?

肖瑞华:我也有这个感受,我知道,但是他们会感谢我的。

事实上,特种兵并非天生就有特殊本领,每招每式都是汗水和鲜血浸泡出来的。连长陈玉飞,2011年来到驻港部队,当时,他刚从解放军体育学院毕业,虽然身体素质还行,但特种兵的各项专业技能却是一点没有,面对质疑,当时还是排长的他从零练起。

记者:你真的到了驻港部队,你成为了特种兵一员之后,哪些训练你觉得是很难的?

陈玉飞:一个滑降训练,从15米的攀登楼上滑降下来,当时对我的挑战是常大的,因为之前没有接触过,第二个我自身有点儿恐高,到了高空作业以后,心理素质是一个很大的冲击,当时自己是克服了很久,然后才完成了这项内容。

记者:很久有多久?

陈玉飞:两个月吧。

记者:但恐高好多人一辈子都克服不了?

陈玉飞:只能去适应,用最笨的方法去适应。

记者:怎么适应?

陈玉飞:第一个先站到楼顶上,在那里左右徘徊,看着别人在训练,我就在那里徘徊,在那适应这个高度。

记者:徘徊是什么意思?

陈玉飞:来回在上面走,不断往下看。

记者:你走的时候心里什么感觉?

陈玉飞:感觉非常沮丧,看到别人一个一个都能滑下去,自己作为一个排长,还不能完成这项内容,自己觉得非常沮丧,当时我暗下决心,我必须要完成这项内容,完成这项内容完了以后,我要完成其他的内容,我要成为特战专业的尖子,不能让别人看不起我。

训练场上,陈玉飞和大家摸爬滚打,障碍、攀爬、器械样样训练不少。休息时,他独自加练,拼命追赶。2012年,也就是进入驻港部队一年之后,陈玉飞参加原广州军区建制特种营比武考核,获得干部组第一名,彻底服众。除了提升自身素质之外,陈玉飞还带领士兵对训练科目进行创新,在攀登课目训练中,连队过去按大纲要求采用绳索保护,官兵没有安全顾虑,动作利索好看,对外表演也十分出彩。2015年,在连队战斗力标准讨论中,有的官兵提出,实战中万一条件不允许使用保护绳怎么办,一句话让陈玉飞上了心,他立即开始研究无保护攀登训练,从有绳变无绳,风险系数陡然增高。

准备,开始,好,停一下,自己停,站在这里,刚才你在爬的过程中存在最大的问题,在撑臂过程中身体有点后仰。

陈玉飞:其实第一次进行无保护攀登训练的时候,对我的心理挑战也是非常大的当时爬第一层,第二层,还是没有问题。

记者:多高?

陈玉飞:12米这个楼房,但是爬到第三层的时候,这个人的心理方面,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下面非常高,后面也没有保护绳,没有那种安全感。

记者:底下有没有保护设施,比如说垫厚一点儿?

陈玉飞:有保护的垫子。

记者:万一从12米上掉下来了,人会摔坏吗?

陈玉飞:没问题,这个垫子没问题,因为我试验过。

记者:什么叫你试验过?

陈玉飞:我们当时连队党支部确定要进行这方面的训练的时候,我们组织了大概有七名的训练尖子进行试训,我们先试验一下,这个训练方法行不行,然后再全连推。

记者:你所谓的试就是你很有可能故意要往下摔是这个意思吗?

陈玉飞:有这个意思,这是里面的一个环节。

记者:那谁摔?

陈玉飞:我摔,我摔下来如果是安全的,大家可能说连长掉下来了很安全,那我们也会去爬

记者:因为有试验的性质,有一定的可能性,摔下来是有事的

陈玉飞:对,当时我为什么要摔下来,当时大家在攀登的过程当中,我告诉他们,我们上级给我们买了保护垫,这个保护垫非常厚非常安全,但是大家都在下面讨论,谁知道安不安全,我说在训练过程当中,我们用实践证明一下,那一次我是没有告诉他,我要掉下来,其实我说我来爬一下试一下,我就爬,结果爬了二层到三层这个地方,快到三层了,我就故意掉下来,其实他们不知道,看到我掉下来,赶紧跑过去大家围过来,我就很自然站起来,我告诉大家,其实我是故意掉下来的,我就想证明这个垫子是安全的,现在已经证明了垫子非常安全。

记者:你用这样的一种方式,你在爬到二三楼,快到12米的时候,你这个故意你当时心里怕不怕?

陈玉飞:其实晚上我做了很多的思想斗争,我说一定要试一下,如果我不试的话,大家就克服不了这个恐惧,如果克服不了这个恐惧,这个任务这个课目,我们很有可能就完成不了。

女子特战排训练强度与男兵一样

与平日我们看到的内地部队不同,驻港部队特战一连编制有一支女子特战排。2012年成立的女子特战排,内容安排和训练强度都与男兵一样没有任何差别。最初,穿着十几斤重的防弹衣,女兵们别说做动作,就连行动都十分困难。为了不让防弹衣成为负担,她们不仅在战术、射击课目中从头穿到尾,而且主动加码练体能增力量,甚至走路都在兜里揣上几块砖头,吕雅真是这个女兵排的排长,也是特战一连唯一的女干部。

记者:你跟男兵一起训练,你觉得公平不公平,你们身体条件完全不一样的?

吕雅真:没什么不公平的。

记者:我就知道穿着游泳衣,在底下是什么感觉,但是像你这样?

吕雅真:这里面灌的全部都是水。

记者:等于是人加重了。

吕雅真:全部都是水。

记者:你这个背心也是存水的。

吕雅真:对,上面好一些。

记者:还要背着枪?

吕雅真:还要背着枪,对。

记者:所以这一切都会让你在水里变得很重?

吕雅真:对,我们必须要适应这种不变,适应它所以我们才进行这种训练的。

记者:可是你是女的,你跟他们男的不一样?

吕雅真:女的也要上战场,我们不是女的,我们都是战士。

吕雅真原本是一名文艺兵,转型为特种兵的关键一步是猎人集训,在特战一连的官兵看来,猎人集训是每名特战队员的“成人礼”,训练要求就是,五天四夜,每天睡眠时间不到4小时,在这中间要完成极限体能、山地攀登、野战生存、武装泅渡、按图行进等10个课目45个内容。

记者:比如说男兵练的力量型的完全就是力量型的推车这种事儿,女性行不行?

吕雅真:我们也要练,我们其实在训练上和男兵是没有区别的。

记者:男兵几个人推那个猛士车?

吕雅真:男兵三个人。

记者:你们呢?

吕雅真:四个人。

记者:猛士车有多重?

吕雅真:两吨。

记者:推得动吗?

吕雅真:推得动,我们还背着20多公斤的背囊呢,全副武装。

猛士推车是猎人集训中难度最大的项目,全副武装的4个人编成一组,要将2吨多重的猛士车推5公里,每次2人推车,2人坐车,猎人集训的目的就是不断挑战战士们的极限。

记者:当你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有没有这种时候?

吕雅真:有。

记者:什么时候?

吕雅真:在我们最后一天,是一次考核,我们的考核内容是按图行进,奔袭到大帽山顶这么一个考核,中间在奔袭的时候,前面的几天已经筋疲力尽了,快到崩溃的边缘了,那么长时间,一天很少很少的睡眠,又那么疲劳,体能和心理上,真的已经快受不了了,在奔袭的过程中,因为当时也是刚来,挺挣扎的,非常难受,其实并不是特别特别擅长跑步,跟他们相比,那么背着这么重的装具,奔袭的过程当中,有时候就在想,我为什么跑这来受这份罪,我本身可能会有一个比较好的生活条件和工作环境,我非要这么大的年纪了,跑来受这份罪,当时我很难受。

吕雅真:女兵在跑,我也在跑,我在队伍外面,我带着她们跑,我心里边一边想着,我可能当时。

记者:得哭?

吕雅真:对,我有点儿眼眶湿了,我虽然没有大哭,眼泪流出来,但是一直在打转,马上要流出来,女兵看了我一眼,我绝对不能在她们面前流眼泪,我说你们先走别管我,你们先走,我就稍微往后落了一点儿,我回头把眼泪一擦就跟上了。

记者:擦眼泪的过程中,你在琢磨什么,你问了自己一个问题,你给出的答案是什么?

吕雅真:因为这是我的追求和理想,我想来到这里,我既然选择了来到这里,那么我就要坚持下去,我遇到再大的困难,我也要坚持下去。

训练间隙,吕雅真带我们到了女兵宿舍。

吕雅真:我们反而还喜欢往水坑里面跳呢。

记者:为什么?

吕雅真:凉快,外面太阳晒着太热了。

记者:透透的吧,这身上。

吕雅真:这样还凉快。

记者:背这玩意是干什么的?

吕雅真:弹袋,我们背枪的时候往里面放弹夹。

记者:这都是盛水的东西?

吕雅真:对,那都是容易灌水的。

记者:每一次所有的女兵参加训练都是这么一套?

吕雅真:都是这样,对。

记者:脸上你这花花绿绿的怎么卸?

吕雅真:拿纸擦。

记者:卸妆油卸得下去吗?

吕雅真:也行,卸妆油也行。

记者:几套衣服?

吕雅真:两套。

记者:能接得上吗?

吕雅真:还行,我们这儿夏天比较热,香港这边本身就比较热。

记者:还不赶紧脱鞋,这里边全是水吧,听听这声,脱都不好脱。

吕雅真:对,有水而且还有泥,比较涩一点。

记者:脏水坑是不是?

吕雅真:对,都是脏水。

记者:光脚走吧?

吕雅真:没事。

记者:你都觉得家常便饭无所谓了,是吧?

吕雅真:说实话,怕苦就不当特种兵了,这些东西都是家常便饭了已经。

记者:其实这不叫苦不苦,难受,箍在身上。

吕雅真:适应就好了。

记者:我摸摸你这衣服,湿的。

吕雅真:里面也是湿的,这上衣也不防水。

记者:那你留长头发不也得湿了?

吕雅真:没事。

记者:再换身干净的,下午再继续弄。

吕雅真:这边可以先冲一下。

吕雅真:这儿洗澡水龙头还是比较方便,直接这儿就冲了。

记者:不能在宿舍换,这要在宿舍换。

吕雅真:宿舍我们打扫得挺干净的。

记者:她穿着衣服就开始冲了?

吕雅真:先把泥冲掉,不然不好洗。

记者:你当兵以前爱不爱美,肯定也爱美?

吕雅真:爱美。

记者:爱干净是不是?

吕雅真:文艺兵,天天让我们化妆,出门必须化妆。

记者:你现在不是也化妆吗,你看你的脸?

吕雅真:这个妆更美,好多了,这就好多了。

记者:完了,这是凉水还是热水?

吕雅真:凉水,热水也不舒服,我们腰带还专门打了一个。

记者:女子特战排。

吕雅真:只有我们有这个腰带。

记者:凉水凉不凉,姑娘家家的用凉水冲澡?

吕雅真:已经在那里面泡习惯了,没事,差不多了。

记者:洗干净,冲干净,再用热水洗个澡。

吕雅真:我再把衣服脱掉,就行了,然后就可以去洗了,不然不好洗。

记者:你们一般都是穿着衣服,冲完了再穿回去,穿到宿舍里去。

吕雅真:对,你看男兵在那儿,直接就拿大水管开始冲了。

记者:你们也可以?

吕雅真:也可以,对,但是人多我不在那跟他们挤了。

记者:毕竟是姑娘。

吕雅真:对。

记者:你在部队里面这种男女意识强烈吗?

吕雅真:不是很强烈,已经不是很强了,这个不说军中无男女只有特种兵。

记者:快洗脸去吧,多别扭,走。

军中不分男女,只有特种兵,这句话背后,是女特战队员们超出很多人想象的付出。

记者:你作为一个女孩子,女孩子每月会有一个生理期,假如这个训练,恰巧是最繁重最难的训练,赶上你生理期了,能不能提出来我休息?

吕雅真:上面就是连队领导,是对我们有这个方面关心的,但是碰到任务了,哪一个女兵都不愿意退出。

记者: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果是你母亲听到这样的话一定会说,身体是一辈子的事,可能你当兵执行任务,就是几年的事。

吕雅真:举个例子,这个可能不是说搞任务的时候,是在我们去年海训,我们在香港赤柱白沙湾,在港内公共海域举行海训,有一次前期训练都没有问题,生理期都可以请假,在最后考核的时候,所有的女兵基本上都去考核了,我们要考在海里面游三千米,我一个排长其实说实话,当时我是生理期的第一天,我在想女兵去游三千米,我一个排长站在岸上看,肯定不是这么回事,然后我就下去了,本身我也是有痛经的这个习惯,当时下去以后,赶紧上来吃药喝红糖,再进行一些调理,没办法,其实我当时犹豫了很久,我是觉得不可能放着这群丫头,然后我自己在岸上坐着看,我说不行。

“平时不冒险,打仗就危险!”这句话成了特战一连所有官兵的共识,有了这样的共识,训练的主动性自然有了保证,而战士的素质也正是在这样的训练中日趋变强,而由于驻扎在香港,所以,比起内地部队,这里的士兵常常需要直面复杂的环境。

记者:它特殊在哪儿?

吕雅真:政治环境,一国两制,我们必须要让香港市民,对我们完完全全放心,因为我们在搞营区开放的时候,他们看到我们的武器装备,看到我们展示的一些技能,香港市民就可以竖起大拇指说解放军我们可以放心,他们来保卫香港我们很安心,这个是让我们非常自豪的一件事情。

记者:你的付出是什么,为了达到这个目标?

吕雅真:我的付出就是让自己更强,然后对得起驻港部队特种兵。

2011年4月3日,特战一连营区一墙之隔的后山发生山火,连队干部一边向上级报告,一边组织官兵携灭火器材紧急集合,集合后,连队干部并未立即下达出发命令,面对有些战士的不解,连队干部告诉大家:“在香港抢险救灾,必须严格按基本法和驻军法行事,没有上级命令,绝不能轻举妄动!”

记者:我们可以设身处地想一下,山火就在你眼前,但是你要走程序,没有这个命令下达出来之前,你就不能去救,你设想一下,这将是一种什么样的矛盾的心理?

陈玉飞:是非常着急,但是我相信如果说香港警察香港警方,如果香港政府能够处理得了的,肯定会自己处理,如果说真的处理不了,肯定会请求支援。

记者:也就是说你们在平时训练的过程中,很多的技能我具备了,但是很可能一辈子都用不上。

陈玉飞:对有的时候练了这么久,其实我们很多的战士想试一下,但是想试一下,只是我们自己的一些小想法,真正我们还是不想试的,我们还是想希望这个社会是和平的。

记者:所以对你们来说多矛盾?

陈玉飞:是一种很矛盾的关系,但是作为军人,这就是我们要准备的,军人我们就是什么,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2011年的那次突发山火,准备充分的特战一连很快接到紧急出动的命令,之后,官兵们火速赶往现场,与香港消防队员配合,仅用1个小时就扑灭了山火,进驻香港20年以来,特战一连每次执行急难险重任务都严守基本法和驻军法,真正做到了“绝不乱出手,出手就管用”。

陈玉飞:香港的美在于夜景,我们晚上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或者是晚上我们每次带车,去不同的营区执行任务,每次在途中的时候,我会看到香港的夜色是非常美的,然后灯火通明,人生活看起来非常稳定,每个人脸上都有笑容,我觉得这种和平的情况下,稳定的情况下,人们的生活才能够更加幸福,正因为有我们的存在,香港才能够更加和平稳定。

热点新闻
习近平致信祝贺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启动
《法治中国》第一集《奉法者强》
民航局:严禁互联网机票销售捆绑不必要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