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杨梅姑娘”初长成,承包你的初夏酸甜!

来源:台州旅游微信公号  06-19 21:14

仲夏六月,梅雨时节,江南枝头多了一抹红

初夏台州,邂逅“杨梅姑娘”

台州人眼中的“杨梅姑娘”是什么模样的

跟着作家王寒,遇见笔尖下的“杨梅姑娘”

“乡村五月芳菲尽,惟有杨梅红满枝。”

杨梅是水果中的绝色佳人,娇艳无比,楚楚动人,有一次在仙居采访,听到一位老农亲昵地称杨梅为杨梅姑娘,不觉莞尔——百果中,大概只有杨梅被冠以姑娘的称呼,就像酒中,只有绍兴黄酒被称为“女儿红”。

杨梅成熟于春夏之交的江南梅雨时节,只消枝头上有几粒性急的杨梅抢先红了,便有成批的杨梅跟着成熟,那争先恐后的劲头,让人感受到杨梅也有股心气劲儿。

夏至杨梅满山红。夏至前后采杨梅是吴越风情之一。很少有水果像杨梅一样,身上集聚了江南玲珑剔透的风土人情。况且,在中华民俗的意象中,丹朱赤绛一向富大喜之色,那一颗颗紫红艳红的杨梅获得众人的青睐也就不足为奇。

夏至前后进入杨梅林,放眼望去,漫山遍野都是杨梅,红得鲜艳欲滴,紫得黑红发亮,水灵灵,娇嫩嫩,枝繁叶茂间,绿阴翳翳,丹果累累,美不胜收。饱满的杨梅压着枝条,并不像沉重的稻穗会把稻秆压弯,杨梅的枝条是轻盈的,充满韧性的,承载得住一颗颗红艳艳的果实。绿荫红果间,采梅女子正采摘着杨梅,说笑声打闹声飞出凝翠流丹的杨梅林。在杨梅林里享受采摘乐趣的城里人像贪食的孩子,面对满园佳果,不知先尝哪棵才好,这一株杨梅才吃了两颗,又瞄准旁边那株大杨梅树,正待伸手,又觉得上头那枝的杨梅更大更紫,恨不得像千手观音一样,前后左右可以伸出手来。

杨梅是那种风情万千的尤物,曾经立下“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誓言的苏东坡,被吴越杨梅色诱之后,欣然写下了“西凉葡萄,闽广荔枝,未若吴越杨梅”的诗句。莫怪苏学士见异思迁,这就好比一个男子,原以为此生爱的是散淡如水的女子,遇上一个激情似火的佳人之后,终于知道这才是梦里千百度要找寻的。苏氏时任杭州太守,独创东坡肉,在吴越之地,他敏感的味蕾终于尝到了杨梅的妙处——酸酸甜甜,像爱情的味道,令人回味。

杨梅中的东魁杨梅,号称杨梅王,有百余年的栽培历史,老家在黄岩,果大、色艳、饱满,之所以取名东魁,意为“东方之魁”。既然称“魁”,自让人小瞧不得。三言二拍中有一个《卖油郎独占花魁》,“花魁”是什么,百花中拔得头筹,连猜拳都有个“五魁首”。东魁杨梅敢称“魁”,自有过人之处,它每只有乒乓球大小,最大的甚至有一两多重,如果你是樱桃小嘴,一只杨梅得咬许多口,即便你长有朱丽叶·罗伯茨这样的性感大嘴,想一次性把一只东魁杨梅吞进口,也非易事。其他的杨梅跟东魁杨梅一比,好比小巧玲珑的佳人跟高挑丰满的美女站在一起,终归是稍逊风骚。而仙居的荸荠种杨梅则长得小巧,红得发紫,紫得发乌,汁液汹涌,甜美得让人一愣一愣。

台州为杨梅的原产地之一,三国吴沈莹在《临海水土异物志》中:“杨梅,其子大如弹丸,色赤,五月熟,似梅,味甜酸。”奇怪的是,立了江南这一方水土,杨梅只在日韩有少量栽培,而在东南亚诸国和欧美等地,由于水土关系,杨梅均只能用作观赏或药用,不作果树栽培。

杨梅不止美味可口,还有多种功效,江南之夏,多潮湿闷热,不少人茶饭不思,神情恹恹,身倦脚软,谓之“疰夏”,杨梅有消暑、健脾、增进食欲之功效,江南民间有“杨梅医百病”之说。《本草纲目》中说,“杨梅涤肠胃,烧灰服,断下痢,甚验”,李时珍真是洞若观火,每一种植物,他都能深入到最本质的地方。

一颗清甜甘洌的杨梅入口,足令五脏六腑为之清爽。夏至之时,江南不少人家喜欢以白酒浸泡杨梅,喝过后,让人胃口大开。炎炎夏日里,那些卖苦力的出门前吃几颗被白酒浸泡过的杨梅,还可防止中暑。因此,江南人家,夏天少有不自酿杨梅酒的。酿得多的,甚至可以吃到来年。在夏日里,要是走亲访友,逗留到吃饭时间,主妇都会捧出杨梅酒。

杨梅酒是江南人家的家酿美酒。杨梅酒酿成后,杨梅与酒各有各的风味,白酒经过杨梅浸泡,酒劲虽减,但味道更佳,而被酒滋润过的杨梅却汲取了酒之精华,冲劲十足,酒味全逃到杨梅里了。酒量不好的,吃上一颗杨梅即显醉态。杨梅酒则后劲十足,夏天时我在长潭水库跟几人行伍出身的朋友吃胖头鱼,他们喝宁溪糟烧,怂恿我喝杨梅酒,骗我说杨梅酒跟杨梅汁差不多,我一尝,果然杨梅酒并不浓烈,那晚大伙儿情绪高涨,我也就不以为意喝下四大杯,不意喝下不到半个小时,便醉倒在夜风中——杨梅酒的后劲发作了。我直道苦也。还好外子在边上,否则断然认不得回家的路。我曾经以自酿的杨梅酒招待过北方来的朋友,北方大汉喝了杨梅酒后,说江南美酒淡如水,酒既如水,对泡在酒里的杨梅就更不以为然。谈笑间,吃下杨梅四五粒,便双颊酡红,不得不承认这被酒浸泡过的杨梅,冲劲胜过北方的二锅头。我的北方朋友大发感叹:杨梅酒的欺骗性很强。

说起来,杨梅仿佛江南羞怯怯的未婚女子,柔弱婉约,娇娇怯怯。而这浸过酒的杨梅,颇似江南人家的出嫁女子,被生活磨炼成一个辣妹子,拿得起放得下。江南人家给女儿起名时不少就叫杨叶、杨梅、梅子之类,甚至直接就叫杨梅红的,我的一个朋友,她的女儿就叫杨叶,叫梅的女友,更多。

文章选自王寒《无鲜勿落饭》

图| 摄影师、网络等  文 | 王寒

热点新闻
“牛郎织女”教师隔山守望为了山里娃
把梦想做成现实 90后面包师的内心独白
废弃工厂藏巨型楠木"狮子王" 价值3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