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生命守护者:公边44804艇

来源:新华网  10-06 09:00

  2015年10月4日,超强台风“彩虹”,裹挟着人们难以想象的力量,一路高歌猛进,似乎让海面都开裂了。狂风暴雨之下,汹涌翻滚的海水简直要被掀到天上。被一波跟着一波的巨浪狠狠撞击,一艘蓝白相间的公边艇剧烈地左摇右摆,两边船舷几乎和浪尖同在一个水平面。

  “大队长,44804艇已经系紧了水鼓,做好避风准备。”艇长谢冠新用无线电向船艇大队报告进展。然而,眼前的景象,让他觉得很诡异。因为在他的印象中,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强烈的台风。中秋节之后的台风,果然凶狠。那一刻,狭小的驾驶舱里,他和机电长、航通班长三个人面面相觑,每个人都被颠出一身冷汗。远处,海湾大桥桥头北侧湛江奥体中心的大片屋顶已然飞了出来。

  包括艇上18名官兵在内,谁都料想不到,在之后的4个多小时里,44804艇经历了怎样的劫难。一场无比凶险的硬仗,在瞬间打响。

  被失控船只压断的钢缆

  生死关头与天斗:“我们有信心战胜风魔!”

  10月4日中午刚过,在安全转移辖区渔民后,公边44804艇停靠在湛江港避风。“彩虹”正面袭击湛江,海上惊涛骇浪,在18级大风的肆虐下,一艘失控轮船飞速撞向公边艇。两艘船上的人员都看得目瞪口呆,却毫无办法。

  随着“嘭”的一声巨响,公边44804艇系水鼓的钢缆应声而断。主机舱门被撞开,海水倒灌,配电板短路,熊熊大火顿时燃起。“艇长,机舱着火了!”急促的声音从对讲机中传出。“立即灭火!”艇长谢冠新喊道。

  在船艇主机舱里,机电班长高桂鑫一把抓过灭火器喷向配电板。如果火势蔓延,后果不堪设想。只有彻底关闭电路,才能完全灭火。可是,电闸却被大火淹没,眼看一支灭火器就要用完了,火势却仍直冲舱顶。

  高桂鑫深吸一口气、大喊一声,迅速将手伸进大火,使出全力关闭电闸。短短的几秒钟,他就闻到了皮肤被烧焦的味道。而电闸一关闭,火势便得到控制,他喷完第二支灭火器,将火扑灭,这时候感觉出钻心的疼。

  船舱内的官兵听到警报声,踉踉跄跄地向外冲,但在强风下,五人合力才打开舱门。失去动力的44804艇,像一叶浮萍,任由狂风巨浪摆布,差点撞上海湾大桥。

  “抛锚,立即抛锚!”收到艇长命令,枪帆班长吴多峰顶着暴风雨冲向甲板,但不到三步,便被强风重重掀翻,摔得头晕目眩。他使劲站起来,却又被再次吹倒。

  暴风雨中,他顽强地爬向前甲板,手动抛锚。然而,500斤重的四节锚链入水,船艇随浪漂移的速度只是稍稍减缓。实际上,在风停靠岸后,官兵们才发现锚链已经断裂,铁锚早已沉在海底。

  14点10分左右,台风眼经过事发海域,风雨稍歇。而此时,44804艇已被推向深海3海里。谢冠新明白,台风眼一般持续20到30分钟,之后刮“回南风”,又是狂风暴雨。如果船艇仍没有恢复动力,很有可能翻船。

  “给你20分钟,一定要恢复动力!”谢冠新向机电长梁炎华发出了铁令。向上级报告情况后,谢冠新终于忍不住拨通妻子的电话:“船艇遇险,你要好好照顾孩子!”听到妻子嚎啕大哭,谢冠新挂断了电话,他无暇安慰妻子,全体官兵和船艇的安危都需要他立即决策。

  梁炎华跳进主机舱,尝试重新打开电闸,可电路刚一接通,火又烧了起来。他突然想到,船艇失去动力时,可以启动应急电力系统,为船艇主要部位提供动力,但机会只有一次,成败在此一举。幸运的是,这种方法奏效了。

  14点35分左右,狂风暴雨再度来临。伴随着轰鸣声,主机、舵机、锚机相继恢复电力,官兵们大声欢呼奇迹。

  “海面上的能见度不足5米,驾驶舱窗外形成一片水幕,我们不能确定自己的方位,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谢冠新告诉记者。当时,他们也想过冲滩,把艇全力驶向岸边,冲上沙滩,但始终舍不得这样做——冲滩将严重损伤船艇底部,很可能让船艇完全报废。

  “船艇既是阵地,也是日夜生活的家。不放弃,不抛弃,大家当时的心很齐。”谢冠新说,“在海上坚守很危险,很可能船毁人亡。不管怎样,我们都要与艇共存亡。”

  谢冠新伏在甲板上环视四周,冷静地寻找着一线生机。突然,他看到一条横亘海上的黑影,一个鸟巢状的建筑轮廓,判定前方就是海湾大桥,左边是奥体中心。谢冠新对记者说:“有了参照物,就能判定船艇方位,我们根据海浪袭来的方向,正对着浪头顶车,并且不断地随着浪头变化进行调整。”

  测定风向,变换船位,官兵们各司其职,确保船艇顶风行驶。“当时大家都很相信艇长的决断,挺过这阵风,我们就没事了。”航通班长张晓说。

  顶风行驶时船艇的受风面最小,并可用船艇动力和台风抗衡。一旦船身与风向垂直,必然倾斜侧翻。可风向反复多变,需要不停地测定,及时调整船位,有几次船身差点打横。船艇向两侧摇摆,倾斜角度最高达42度,而30度已是危险临界值。长时间的颠簸,让这群海上健儿呕吐起来。

  4日18时许,风力降到8级。经历4个小时的战斗,44804艇成功靠岸,再次用缆绳加固。在生死关头,官兵们用忠诚和顽强,终于化险为夷。

  2013年8月14日,台风“尤特”步步逼近,龙王湾海域十几艘外来渔船上渔民被困,公边艇官兵紧急救援,在狂风巨浪中共转移渔民240人。李世超摄

  抢险救灾主力军:“不让一名群众受伤害!”

  湛江地处祖国大陆最南端的雷州半岛,海岸线东起吴川市王村港,西至广西冼米河口,全长1556公里,占全省的46%、全国的8.6%,有各类船舶近1.2万艘、渔船民4.2万人。公边44804艇主要担负这一带海域的治安维护、渔船民管理、抢险救灾、海上救助、反走私反偷渡等任务。

  自古以来,湛江漫长的海岸线为西北太平洋的台风登陆提供了便利,环雷州半岛海域始终是台风的必袭之地。仅2008年至今,就先后有“黑格比”、“启德”、“尤特”、“天兔”、“威马逊”、“海鸥”、“彩虹”等十多个超强台风正面袭击。每当台风来袭,公边44804艇就进入全员战备状态,争分夺秒赶在台风登陆前将渔船民安全转移上岸,将损失降到最低。但每年总会有一些渔民麻痹大意拒不上岸,而后又经受不住台风的肆虐在海上遇险,公边44804艇则在滔天巨浪中逆行,冒着生命危险一一营救。

  “不让一名群众受到伤害”,是多年来公边44804艇的庄严承诺,也是一代代官兵用暴风雨中逆行的身影践行的铮铮誓言。

  2014年7月18日7时,超强台风“威马逊”登陆前9小时,湛江港外围已刮起强风,公边44804艇立即赶往当地龙王湾转移群众。“17级超强台风‘威马逊’很快登陆,请你们离船上岸!”扩音喇叭里的警告声在海上一次次回荡,但睡眼惺忪的渔民们却不慌不忙起床洗漱。大大小小200多艘渔船虽已回港,但渔民们担心渔船损坏或财物丢失,却迟迟不肯上岸,对边防官兵的劝说显得无动于衷。

  “当时渔民们一看到我们就躲进船舱,只有一艘茂名籍渔船上的十几个船员愿意上岸。”公边艇教导员竺学斌回忆说,官兵驾驶摩托艇穿梭在港口,从小船到大船、木船到铁皮船,逐一上船苦口婆心劝说渔民上岸,但效果并不理想。

  竺学斌灵机一动,想起这艘茂名籍渔船的船长杨永坤曾有过台风中的遇险遭遇,就打算从他先入手。那是在1996年9月登陆的超强台风‘莎莉’中,杨永坤的渔船就在龙王湾附近海域翻沉,几名船员不幸遇难。有了这一切肤之痛,杨永坤再也不敢轻视大自然的威力。

  官兵们成功说服杨永坤带头离船,并加入到边防官兵转移渔民的队伍中,为渔民们现身说法。果然,这一方法很奏效,许多渔民开始动起来,转移工作的阻力越来越小。“渔民们不是我信任我们,更不是不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只是他们不舍得离开船,因为船就是他们的家。”竺学斌说。

  但是,这次转移工作还是碰到了顽固的“钉子户”。南三岛渔民李伟光,十多年来总是一个人守着一条小木渔船。“这是我家,不看着不放心!”他担心离船上岸后物资丢失,怎么劝说都没用。“船是我的,命也是我的,你们管不着!”情急之中,李伟光竟恼羞成怒。

  “要命的事,我们就得管!要是东西丢了,尽管来找我们!”血气方刚的公边44804艇机电长梁炎华,是个一米八个头的壮小伙,一把将李伟光搂倒,接着几名战士紧跟着就合力将其抬上了摩托艇……这一天,从上午7点到下午2点,摩托艇一遍一遍地巡查每条渔船,直到把283名渔民全部转移上岸才离开。

  威马逊的破坏力是巨大的,给整个湛江市带来了沉重打击。台风登陆时,即使渔船靠港避风,仍然在巨大风浪中剧烈摇摆、碰碰撞撞。据李伟光说,他后来还是不放心,到岸边查看渔船,看到当时的惊险场面,一拍额头:“幸好被几个当兵的抬走了!”。

  “请救救我们!我们被困在龙王湾海域,风浪越来越大,无法上岸……”2013年8月14日10时左右,公边44804艇接到渔民紧急求助。当时,超强台风“尤特”正步步逼近,分散在龙王湾海域的十多艘外来渔船上,有240名渔民因风浪太大无法上岸。出警时,海面风力已达到八级,巨浪猛烈拍打着船体,海面能见度也越来越低,经过20多分钟的艰难航行,边防摩托艇才发现被困渔船。

  早已全身湿透的被困渔民们在船头翘首以盼,见到边防救援艇后欣喜若狂,尖叫声此起彼伏,还没等救援艇和渔船靠近,就有渔民争着往上跳,秩序一下子就混乱了。由于容量有限,装载11个渔民后,窄小的摩托艇就开始侧倾。“别丢下我啊!救救我!”情绪激动的渔民们对着官兵大声哭喊。然而,官兵们清楚,在这样的暴风雨中,一旦引起骚乱,后果必然是致命的。

  此时,艇长谢冠新、航通班长张晓立即跳上被困渔船。 “一个也不会落下的,我们陪你们一起等,现在可以放心了吧!”正是这一举动,让躁动的人群霎时安静了下来。谢冠新和张晓始终留在渔船上,直到公边44804艇及其附属摩托艇一批批将全部遇险渔民送往安全地带。“太感谢你们了,你们是真正与我们共患难的人民子弟兵!”获救后,许多渔民紧紧拉着边防官兵的手,久久不愿离去。

  2008年9月24日,超强台风“黑格比”席卷粤西大地。电线杆栽倒路边,香蕉伏倒田里,屋棚房顶顶被掀掉,湛江人民经历了一场巨大灾难。经过一次次惊魂动魄的海上救援,公边44804艇来不及回港,又立即环雷州半岛巡航,以处理海上突发事件。9月27日,当船艇驶到东海岛附近时,发现一艘无人渔船在海上随浪漂浮,四处询问也没能找到船主。

  官兵们想,这一定是某位渔民的船在台风中失踪了,想必正心急如焚。渔船是渔民养家糊口的工具,那是何等重要!于是,官兵们兵分两路,一路在附近渔排、渔船和渔民家中走访询问,一路登船勘察情况。经过“黑格比”的肆虐,该船船号已模糊不清,船上也没有相关证件,但船上渔网、导航仪等设备,总价值大概30万元。

  岸上一路打听不到消息,官兵只能从渔船本身入手。十名官兵将渔船里里外外找了个遍,不放过一点蛛丝马迹,最终在一个夹板里找到一本没有封面的病例簿、一张量贩式KTV的会员卡和有户名的存款回单。找到这些宝贵资料,时任艇长陈友胜放心了。就这样,经过两天的顺蔓摸瓜,官兵们找到了船主王某,而他已着急得几天几夜寝食不安。

  据不完全统计,2011年以来,公边44804艇先后在台风中救助遇险群众600余人,船只90余艘,安全转移渔船民4200余人次,规劝2800余艘次各类船舶进港避风,累计为群众挽回经济损失3000余万元。与此同时,该艇还对湛江港内航道、码头、作业船只进行严格的执法检查,先后查处“三无”船舶1200余艘,查获非法买卖、走私成品油40余吨,有效净化了海区环境。

  公边44804艇

  精神传承二十年:“敢打硬仗才能打胜仗!”

  如果说,公边44804艇自1995年服役以来的20年里,一代代船艇官兵的第一要务,也是完成得最好的任务就是抢险救灾,则一点也不为过。因为,在滔天巨浪中营救群众,是该艇20年以来的光荣传统。“这20年的光辉历程,教会一代代官兵一个硬道理,那就是,敢打硬仗才能打胜仗!”时任公边44804艇第三任艇长、现任湛江边防支队副支队长陈友胜说道。

  1996年9月9日中午,超强台风“莎莉”在湛江吴阳镇沿海地区登陆,并横穿湛江市进入北部湾,对广东、广西、海南三省都造成了1949年以来最严重的破坏,受灾人数超过1000万。尤其是湛江市损失103亿元,接近湛江当年生产总值的一半。“莎莉”的移动速度之快,范围之大,损失之惨重,是我国的严重灾难之一。

  整个湛江市九成的烟囱都被吹倒了,湛江港的龙门吊全被吹到了海里,就连巨大的集装箱吊也掀到了海里,台风过后,整个湛江几乎见不到直着的树木和电线杆——回忆起当时的惨状,公边44804艇第二任艇长文豪仍历历在目。

  该艇服役第二年,就遇到如此急难险重的抢险救灾任务。官兵们在台风登陆前,争分夺秒转移130名渔船民上岸,因为谁都清楚一旦台风来袭,抢险救灾将变得无比艰难,甚至是无能为力的。“后来事实确实如此,当时‘莎莉’的破坏力,我认为远远超过‘彩虹’。”文豪说。

  但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官兵们毅然坚守着靠港避风的船艇,台风刮过“呜呜呜”犹如鬼哭狼嚎,官兵们白天集中的甲板上,晚上在船舱里也不敢睡觉。问起为什么这样做,文豪说:“就是为了保命,一旦有任何紧急情况,官兵能第一时间反应。当时我们每个官兵都写下了遗书。”经历过如此大风大浪,官兵们也便不再惧怕台风,而是勇敢挑战灾难,一往无前抢险救灾。

  位于湛江徐闻县的外罗水道,因航道狭窄、水流湍急、水下地形复杂、暗礁过多且海底沙丘经常发生变化,致使常发生船舶沉没和搁浅事故,因而被渔民称为“鬼门关”“南中国海的百慕大”。据统计,1949年以来,外罗水道已发生近500起船只搁沉或遇险事件。

  1998年1月16日下午,外罗水域上吹6到7级大风,海面掀起一层层大浪。当地渔民准备收网返航时,发现海面接连升起一颗颗红色信号弹。原来,一艘客轮在外罗水道12号航标处搁浅后逐渐下沉。这艘“中海3号”客轮,船长70米,宽15米,重2000吨,载着597名乘客和30多名船员从海口开往湛江,但却在外罗水道触礁搁沉。客轮出险后,船上的乘客乱成一团,许多妇女和小孩吓得哭成一团,也有相当一部分吓得跳到波浪滔滔的大海中。

  当时,正在硇洲岛海域巡航的公边44804艇接到报警后,全速驶向事发海域。抵达时,“中海3号”客轮已倾斜45度。由于其周围暗礁多,公边艇无法靠近营救。官兵们则驾驶公边艇,依靠动力用船头顶住客轮尾部以防其快速侧翻沉没,同时用附属摩托艇一批批解救乘客。

  就这样,客轮上600多名人员全部获救,创造了外罗水道史上沉船事件零伤亡、零失踪的奇迹。而营救完所有人员后,客轮便在三个小时内彻底沉没。这一年,公边44804艇也因救援得力,荣获公安部集体二等功。

  2007年8月9日至11日,受第7号热带风暴“帕布”的影响,湛江雷州、徐闻、遂溪等地区遭遇两百年一遇的特大暴雨袭击,大小村庄一夜变泽国,数万群众被洪水围困,作物受浸,通信中断,道路被毁,桥梁冲垮,水库告急,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受到严重威胁。

  面对突如其来的洪灾,湛江边防支队党委高度重视,快速反应,坚决按照上级党委、政府的指示和部署,团结带领广大官兵第一时间赶赴抢险第一线,靠前指挥救援行动,果断采取有力措施,全力投入抗洪抢险救灾战斗中。全体参战官兵发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精神,舍生忘死战洪魔、排险情、保大提、救群众,先后在洪水中救出群众500多名,安全转移群众逾万人,在关键时刻真正体现出了支队官兵拉得出、冲得上、打得赢的过硬作风,在危急时刻充分证明了支队党委班子是一个有凝聚力、战斗力的坚强领导核心。支队在此次抗洪抢险救灾中的英勇表现,也得到了驻地党委政府、公安机关和灾区群众的一致认可和高度评价。

  在接到抢险指令后,湛江边防支队官兵视遇险群众如亲人,以保护群众财产为己任,主动作为,冲锋在前,承担了最危险、最紧迫的抢险救援任务,展现了边防官兵在险灾面前英勇无畏的良好形象,以实际行动践行了边防官兵爱民固边的铮铮誓言。公安部给支队记集体三等功一次,表彰支队官兵抗击“帕布”的英勇行为,这是支队建队28年来首次荣立集体功。

  参加抗击“帕布”的公边44804艇战士邓荣亮,在退伍前给时任湛江市委书记徐少华写了一封信,回忆起他和徐少华手挽手、肩并肩战斗在抗洪一线时的情景。徐少华在回信中说,特别感谢边防支队的官兵和驻湛部队全体官兵在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受到威胁时,奋不顾身,冲锋在前,舍生忘死,谱写人民军队爱人民、为人民的美好篇章。湛江人民永远不会忘记在这片热土上挥洒过汗水,奉献过心血,付出过辛劳的每一个人。

  二十年来,从作为正规海上军事力量,重拳打击湛江猖狂走私活动,仅1996年一年便破获11宗特大走私案,到1998年后实现走私活动的大幅减少和“可防可控”;从以缉私任务为主到抢险救灾为主,一次次在大风大浪中救百姓于危难;从香港、澳门回归重大安保到护航外国军舰来访、省运会胜利召开,公边44804艇打赢了一场场胜仗,向党和人民交上了满意的答卷。

  “是靠什么样的本领和精神,打赢这么多胜仗?”当记者问起时,陈友胜回答说,只有练就过硬的本领,敢打硬仗的精神,才能打赢胜仗。而在如今的和平年代,过硬本领如何练就,正是通过一次次的抢险救灾、一场场的刻苦训练得来。

  定期开展定点抛锚、GPS定位、海图作业、夜间航行、窄水道航行、大风浪航行和低能见度航行等科目训练,以及海上救生、求生、跳帮、装备维护等贴近实战训练……多年来,正是公边44804艇官兵的刻苦训练,才练就了过硬本领。2006年,该艇官兵在广东省边防总队举办的船艇比武竞赛中获团体第三,并斩获6个单项第一;2007年在总队军事体育运动会船艇比武项目中,获得团体第三;2013年9月,在总队船艇业务竞赛中,取得团体第二,并至今保持全总队抛缆绳距离最高纪录;航行20年,没有发生一起人为事故……

  艇上生活的艰苦程度,令常人无法想象。记者10月4日上艇采访时,该艇执勤归来停靠港口已一个小时,但一走进机舱,一股热浪便扑面而来。而在机舱站不到10分钟,便已经满头大汗。然而,船艇在航行时,机舱内的温度则保持在50-60摄氏度,噪音保持在100分贝以上,却时刻需要有人在机舱工作,超强的噪音下,前机舱和后机舱人员通常靠手势交流。“从外表上看,我们每个船艇官兵的皮肤都是黑黝黝的,但仔细接触后,你还会发现,我们的听力比一般人差,而且多多少少都有风湿性关节炎。”在艇上服役多年的机电长梁炎华说。

  2008年,艇长谢冠新的爱人临产,但为了执行港湾清查任务,孩子出生的那一刻,他仍然坚守在驾驶舱;2012年,公边艇执行重大安保任务,担负船艇心脏枢纽岗位的机电班班长谭江华,在父亲病重时忠孝难两全,坚守到任务完成才赶回家,而他的父亲已含笑九泉……为了完成光荣使命,一代代官兵付出了太多,也失去了太多,但“以艇为家”的光荣传统却传承了二十年。

  据了解,公边44804艇自2005年起,已连续十年被总队评为“基层建设先进单位”、“船艇保养管理先进单位”。

  公边44804艇

  港湾清障排头兵:“百姓拥护人民子弟兵!”

  金秋时节,登上雄伟的湛江海湾大桥,极目远眺,美丽的湛江港湾尽收眼底:碧海蓝天、碧波荡漾、轮帆点缀、秀丽旖旎,令人心旷神怡。但是,五年前,这里却是另一番情景,海面布满各种非法渔业设施,令人目不忍睹。

  五年前的港湾,在湛江港附近海域布满普通网箱、深水网箱、浮筏式贝排、棚架式贝排、滩涂插桩养蚝等各类养殖捕捞设施,尤其是非法抢建抢搭的渔业设施及碍航物,不仅严重影响了城市景观和投资环境,也污染海洋生态环境,阻塞了航道,影响船舶通航、防风避风安全。

  2011年底,广东省委对湛江提出了“守住蓝天白云碧水底线”的要求。在谋求经济跨越发展的同时,更要守住生态环境保护的底线,也是湛江市委市政府的长远发展规划。于是,一场声势浩大的港湾清障行动迅速铺开。

  “全面清理非法渔业设施及碍航物,让湛江港湾重现美丽,还岸于民还景于民”,不仅是湛江市委市政府的一项重大任务,也是广大市民多年来的共同期盼。是年12月底,湛江市政府发出《关于清理拆除湛江港湾非法渔业设施及碍航物的通告》,拉开了湛江港湾清障工作的序幕。

  然而,通告一发布,便出现了这样的情况:部分渔民抢建抢搭网箱,以企图获得更多政府补助。短短的几天里,各类抢建的网箱就像雨后春笋一样遍地开花……

  巨大的阻力摆在湛江市委市政府面前,让其想到了边防官兵。自2006年全面实施爱民固边战略以来,边防部队与辖区群众建立了深厚的军民鱼水情,拥有得天独厚的群众工作优势。特别是像公边44804艇这样,长年与渔船民打交道,通过一件件帮贫扶困、海上救助事迹,用诚信和友善赢得了广大渔船民的广泛支持。

  港湾清障,不仅利于城市的长远发展,也关系到广大市民的共同利益。公边44804艇当仁不让,加入清障队伍。然而,事态越来越复杂。威胁、自杀、跳海、砍人、放狗咬人……一些不法分子企图暴力抗法阻挠清障人员。

  边防官兵在关键时刻站了出来。维护海上治安稳定,是公边44804艇的首要职责。船艇官兵们一边劝解渔船民,为其苦口婆心讲清楚政策、法律法规和利害关系,同时严厉打击海上不法分子,确保清障工作良好秩序。

  特呈岛渔民李康文,曾是顽固抵抗清障工作的一名代表人物。曾多次获得公边44804艇海上救助的他,虽然对船艇官兵感恩于心,但却始终无法理解清障工作。“我们祖祖辈辈都在这里养家糊口生活,突然一下子政府说让我们离开就得离开,我们今后的生活谁来保障?”这样的话从李康文嘴里说出,船艇官兵也理解在心——是啊,这里就好比是他们的家园,有抵抗情绪也是可以理解的啊!

  但船艇官兵们知道,部分渔民抵触的最根本症结就在于:他们守家、念旧,对政策的理解不够,也不能看到清障的长远利益,或许这正是根深蒂固的小农思想。但边防官兵应该怎么做?

  帮助渔民解决卖鱼难题;解决转产难题,开展深水网箱养殖;解决转业难题,通过加强培训、规划建设海上休闲渔业旅游观光区等方式,提供就业岗位;解决保障难题,引导渔民积极参加“新农保”、“新农合”保障,解除渔民的后顾之忧……实际上,市委市政府以拓展养殖产品转移和销售渠道为突破口,为渔船民制定了一揽子方案。但部分渔民并不完全理解这些政策,究竟能否为其带来好出路,因此正需要他们信赖的一方站出来做好解释。

  边防官兵就充当了这一角色。公边44804艇官兵从李康文入手,给其耐心讲解政策,展望未来。慢慢地,李康文理解了市委市政府的良苦用心。不仅如此,他还成了不少渔船民的“意见领袖”,帮助边防官兵劝说渔船民纷纷主动拆除港湾网箱渔排。

  据了解,2011年12月至2012年5月,在港湾清障工作中,湛江边防支队以船艇大队公边44804巡逻艇、44846摩托艇为主要力量,先后出动船艇340艘次、警力6540多人次,航时800多小时,耗油约100多吨,劝说养殖户停止抢建渔业设施106户225人,取缔渔排加工点3个,拆除渔排502个,走访渔船民和海上养殖作业人员6826余人,开展宣传400余次,确保了湛江港湾非法渔业设施及碍航物清理拆除期间海上安全稳定,圆满完成了此项专项工作任务。

  2012年9月,湛江市委、市政府印发《关于表彰湛江港湾清障工作先进单位和个人的通报》,对全市参与港湾清障专项工作中涌现出的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予以通报表彰。其中,湛江边防支队获评“湛江港湾清障工作突出贡献单位”,15名官兵获评“湛江港湾清障工作先进工作者”。

  如今,美丽的湛江港碧海蓝天,自然环境和航道安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老百姓早已理解和支持湛江市委市政府五年前的科学规划。然而,人们有理由相信,这里有边防官兵的一份功劳——

  那些曾经阻挠甚至非法破坏港湾清障工作的渔船民,不仅仅是敬畏这群身穿“橄榄绿”的边防官兵,更多的则是,边防官兵一次次冒着生命危险守护他们的生命财产安全,换来了他们的信任和支持。正如有关部门工作人员所言:“没有边防官兵的参与,港湾清障工作的阻力难以化解。”

热点新闻
“牛郎织女”教师隔山守望为了山里娃
把梦想做成现实 90后面包师的内心独白
废弃工厂藏巨型楠木"狮子王" 价值3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