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为什么要去养鸡?

来源:新华网思客  11-30 16:24

  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到2020年,中国政府将实现农村7000万贫困人口脱贫、所有重点县全部减贫摘帽的目标,这是实现全面小康的重大举措。进一步推进扶贫减贫,目前已成为全社会共同关注的重要课题。

  对于减少贫困人口来说,经济增长是最重要的。经济增长能够立竿见影地改善穷人的生活、降低贫困人口的比例。中国就是通过经济发展取得减贫成就的最好案例。改革开放以前,中国的人均GDP低于亚洲平均水平,通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实现了经济增长的奇迹。据联合国2015年发布的《千年发展目标报告》显示,中国帮助6亿多人口摆脱贫困并实现了普及初等教育、降低儿童与孕妇死亡率、解决饮水安全问题等多个发展目标。中国对全球减贫事业的贡献率超过70%,起到了“火车头”的作用。

  但是,经济增长不可能解决所有的贫困问题。在大规模贫困人口脱贫之后,剩下的少数贫困人口的脱贫问题会变得更加复杂和困难。尽管政府每年投放了大笔的扶贫资金和专项贷款,但仍有许多贫困县“摘不了帽”,贫困面貌没有真正得到改善。2013年,“精准扶贫”概念被首次提出,用意何在?就是要改变原先扶贫资金和项目指向不准、效益不明的情况,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地开展扶贫工作。具体而言,就是将扶贫资源优化整合利用,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合理分配资源,确保资金和扶贫措施都落实到项目和贫困户身上,并且要有良好的成效。这就给政策决策者和经济学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我们不妨来看看西方国家的经验和教训。西方很多国家对贫困国家的发展援助初衷是好的,创意也很多,最后却没有取得预期的成功。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威廉·伊斯特利(William Easterly)在《在增长的迷雾中求索》一书中讲述了很多西方国家帮助其它不发达国家脱贫的尝试,从外国援助到直接投资,从扶植教育到控制人口,或者是先提供贷款再减免贷款,他们用尽了各种各样的“药方”,但都没能“根治”贫困。

  为什么这些“药方”不奏效?从一个故事中我们可以得到启发。在缺水的非洲地区,当地居民的生活用水都要到很远的地方去取。为了帮助解决这一问题,有一家名叫Roundabout Outdoor的社会企业,设计了一个叫PlayPump的供水系统。这个系统的外观是一个儿童用的旋转游乐设施,它可以利用设施转动所产生的动力带动水泵抽水。这个想法非常具有创意,也获得了很多公益基金的出资推广。但实际上,这个旋转游乐设施效率非常低下,很难打上水来。根据英国卫报的报道,孩子们要在这个玩具上玩耍27个小时才能打上可供2500人每日使用的水量。当孩子们不愿意在PlayPump上玩耍时,也就没有了抽水动力,其他需要打水的居民需要运用更麻烦的方法才能从这个供水系统抽上水来。此外,由于维修成本昂贵,很多村庄的设施被损坏之后无人更换,就渐渐荒废了。只有记者要过来拍照的时候,才找几个当地的孩子上去玩一下。

  这个看上去好看又好玩的项目最终以失败告终。这告诉我们,缺乏对实际情况的考虑和成本的估算,创新会难以为继。

  很多时候,创新并不需要多么有趣,但需要真正能在当地可持续地运营下去。托马斯·弗里德曼(普利策奖获得者、《纽约时报》记者、《世界是平的》作者)在《感谢迟到的你:加速时代的乐观指南》里讲过比尔·盖茨养鸡的故事。很多投资者一听到比尔·盖茨要去养鸡的计划,第一反应是大跌眼镜。但事实上,比尔·盖茨的这项计划非但不是玩笑,反而是一个相当有头脑的项目。

  比尔·盖茨为什么要去养鸡?因为他发现,养鸡是一种可以获得良好回报的扶贫事业,尤其是非常适合农村妇女。妇女体力小、活动范围也比较有限,不适合大范围的外出养牛、养马,但养鸡却可以做到。同时,养鸡的成本也比较低廉,只需要投入筑鸡窝的材料和养鸡疫苗的钱,放养的鸡可以自己觅食,农户不需要自己花钱购买饲料。除此之外,鸡可以下蛋,孩子可以每天吃一个鸡蛋,这也有助于提高儿童的身体素质,有益于儿童健康成长。除了自己食用之外,多余的鸡蛋可以较为方便地变成现金,改善家庭的经济状况。

  在寸土寸金的曼哈顿岛上,比尔·盖茨就在自己的基金会办公室里搭了个鸡窝。通过亲自养鸡做实验,他得出了自己的一套投资经:如果一个农民养3只母鸡和1只公鸡,通过鸡生蛋、蛋生鸡,只需要3个月就可以生下12只小鸡,一年内可以繁殖到约250只,回报率接近62倍。在非洲,一只鸡的售价大约为5美元,如果养16只鸡,每年可以产出价值1250美元的鸡,这个数字是联合国最低收入标准的两倍。贫困户只通过养鸡这样一件事,就可能脱离贫困。同时,由于成本低廉、收入可观、可执行性高,这个项目在非洲非常便于大规模展开。于是,比尔·盖茨和妻子的基金会决定在西非地区开设养鸡场,向当地的农户提供小鸡幼苗,帮助他们养鸡脱贫。

  养鸡看似只是一件简单的小事,但是一旦做好并形成固定的模式之后,农户就可以持续地自营下去,形成一个可以自循环的程序,这就为扶贫制定了良好可持续的激励措施。比尔·盖茨的这项计划尽管称不上什么大事,但却是一种良好的创新,真正适宜于非洲的实地情况。在未来的扶贫工作中,要做到“精准扶贫”,我们应该鼓励地方政府、企业家和社会组织,找到更多这样因地制宜的创新,制定合适的激励措施来发展经济。(作者:何帆,北大汇丰经济学教授、海上丝路研究中心主任,顾希维,北大汇丰海上丝路研究中心研究助理,朱博韬,北大汇丰海上丝路研究中心研究助理,来源:澎湃新闻,编辑:任琳贤)

  欢迎关注思客微信(sikexh),随时查看我们的最新消息。

2017-09-2270

热点新闻
“牛郎织女”教师隔山守望为了山里娃
把梦想做成现实 90后面包师的内心独白
废弃工厂藏巨型楠木"狮子王" 价值3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