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五常:1小时总结,我40年来学到的经济学精髓

来源:新华网思客  01-15 09:12

  这是张五常先生一次精彩的演讲,他自己曾评价,这是“花了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总结一下40年来所学到的经济学的精髓”。思客将此文送给喜欢学习经济学并想用经济学了解世界的朋友。



以下为演讲内容:
 
  我想花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总结一下我40年来所学到的经济学的精髓。现在经济学似乎已技术化、复杂化,但是事实上我们所归纳出的经济学基本原理是非常简洁的。我总是试图用最简单的经济学原理来解释世界,尽量避免复杂的技术。
 
两个基本的经济学原理
 
  经济学中有两个基本原理,对这两个原理的掌握和理解程度能反映一个经济学者的水平。其一,是约束条件下的极大化;其二,在一般情况下需求曲线斜率为负。
 
  也许有人认为规模效益递减也是一个原理,但我认为在一般情况下,当你牵涉到实际问题时谈到产品需求或要素需求已经足够。换句话说,在实际运用中没有必要把后两个原理分开,它们讲的其实是同一个问题。这样一来,我们就有了两个最基本的原理:1.在一定约束条件下的最大化;2.需求曲线的斜率为负。现实世界当然非常复杂,但是这两个原则已足够解释世界。我跟其他经济学家的不同之处也在于我只用这两个原则来说明问题。
 
  其实,这两个原理都是“武断的”假设。但是,如果有任何经济规律违背了这两个原理,那么,整个经济学就自相矛盾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这两个原理是对人类行为的“武断”假定。那么,下面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是,这两个原理到底有多大的用处。
 
  要想检验在解释经济现象时这两个原理的有用性,唯一需要做的便是去思考这两个原理意味着什么,以及从这两个原理推测出来的假定是否正确。简单地讲,现在真正可以测试的假定有A和B两种。假设如果A发生,则B发生;反之,若B没有发生则A肯定没发生。如果在实际测定中,B没发生而A发生了,则原假定就被推翻了。其实,所有科学都要遵循这一规则。
 
  因此在我们检验假设时,就需要看当B没发生时,A发生与否。当然,A与B的可观察性是根本前提。有些假定看上去很有道理,但如果它们是不可以观察到的,那么,我们就不可能对其进行测定,因此,我认为对于经济学家而言,最重要的是确定哪些经济变量是可观察的。比如,需求规律表明当价格上升时,需求量下降。其中,价格是可观测的,但需求的数量上升是不可观测的。所以,需求规律本身是不可观察的,它只是经济学家想像出来的,并不存在。也就是说,由于消费者的意愿没法测定,从而导致整个需求规律没法检验。所以,一个真正有成就的经济学家就会设法把A、B转换成可观测的变量。
 
  如果你看一下经济理论的汪洋大海,其中很多规律并不存在,它们都是经济学家想像出来的。在经济学领域中,很多人在创造大量名词的同时却不知道其确切含义。例如,有人认为“短缺”是个很重要的概念。但是,短缺到底是十么?如何测量?他们并不知道。短缺等于需求超过供给的那部分,正如我们已指出的,供给和需求反映的都是意愿,没法观测。所以,从本质意义上,短缺没法测量。
 
游戏规则不同,行为就不同
 
  在我讲产权经济学以前,我重新强调一下,人的行为基本原则是约束条件下的最大化,当然最大化的是自己的效用或福利等。显然测量效用和福利也是机会成本,因此经济分析究其根本可以归结为三点:
 
  1.在约束条件下最大化某种利益,而所谓最大化某种利益,指的是至少有某种东西,即经济物品(经济物品的意思是说多比少好),对于你而言,有比没有要好。
 
  2.需求曲线斜率为负
 
  3.机会成本
  下面我们先看一个最简单的经济体系——罗宾逊经济。在这一体系中,也要最大化某种东西,它有自己的需求曲线。由于只有一个人,所以不存在市场,也就没有市场价格。但是,如果他想得到某种东西,就必须以牺牲另一种东西为代价,这种牺牲可看作是他的成本价格。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成本指的也是机会成本,也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下,也存在上述三个基本原理。
 
  对于一个人的经济体系,我们只要花费两个小时就能说清其中一切问题。经济学的真正困难在于再加一个人之后的情况。两人经济体系我们研究了30多年,还没有说清楚,这是因为当两个人都想最大化某种物品时,竞争就不可避免了,它无时不在,只在形式不同。
 
  提到竞争,自然会有输赢,也就是说一定要决定谁输谁赢。比如,打网球是个竞争,最后一定要决出胜负。而要决定输赢,必须要有规则来评定,也就是游戏规则。如果改变游戏规则,很多变化就会出现。比如,中国乒乓球队雄视世界,但如果我们改变了发球的规则,那么结果就会不一样。因此,有的人喜欢这一类游戏规则,另外的人喜欢另外一类游戏规则。例如考试时,有的人喜欢论述题,有的人喜欢多项选择题,有的人喜欢数字化的题目,有的人喜欢非数字化的题目,各不一样。所以,如果改变规则,人的行为就会相应改变,结果就会不一样。
 
  归纳起来,竞争总是有三点:1.必须决定输赢;2.要有一个游戏规则;3.为什么用这一个游戏规则,而不用其它的游戏规则。
 
  人们不同的行为,可以由不同的游戏规则本身解释。
 
  在香港,如果你想买一栋楼,无论从哪个土地发展商那里购买,只要你出价最高就能得到,发展商也不会因为我是张教授就给我一些优惠。所以这个游戏规则很简单:出价高者得。但在香港大学,情况就不一样了。在那里,分房是按分计。我是院长,有7分,有太太再加7分;若有一个孩子加7分,两个孩子加14分……在香港大学工作一年加2分,四年加8分……以此类推。谁积累的分最高,谁就最先得到房子。
 
  因此,如果我想从土地发展商那里买房,我就得想办法获得更多钱,但在香港大学,我想要快点得到房子,我就得多生孩子。由此可见,游戏规则不同,行为就不同。在墨西哥政府进行土地改革时,就是根据孩子多少进行排序,这也是墨西哥人口剧增的原因。
 
经济社会的基本游戏规则:产权规则
 
  在经济社会中,基本的游戏规则即产权的规则。谈论产权,我们其实在谈论约束人们行为的游戏规则。如改变游戏规则,输赢条件就会不同。
 
  如果我是土地发展商,我不会在乎你是男是女,或别的什么因素,我唯一关心的是你出多少钱。在这里,市场价格是唯一分配资源的方式,在现实世界中,还有其它分配资源的机制。我在香港大学的办公室比赵海英(一位女助教)的大,不是因为我比赵海英有钱,而是因为我的职位较高。在大学系统下,因为我是院长,就可分配到大办公室。但如果我的办公室不是大学的,而是私有的,情况就会不一样,谁出的价高谁就得到。所以在不同的游戏规则下,人的行为就不同。在泊车场私有的情况下,只要你付钱,你就能得到泊车位,你甚至可以付足够多的钱不允许其他人泊车。在经济的世界里,你改变产权的规则,你就改变了整个系统。
 
  私有产权非常独特的一点是:只有在私有产权的情况下,人们才用市场价格分配资源。我没有说,私有产权比另外一种情况要好,我只是说,如果你想利用市场价格分配资源,你只能选择私有产权;我也不是说,你有了私有产权,就一定会有市场价格存在,我只是说要有市场价格,就必须有私有产权存在。这是因为市场机制有时有很高的运行成本,所以有时你有了私有产权,但并不一定会有市场价格存在。这一点是科斯在1937年《企业的本质》以及我自己在1983年《企业的合约本质》中阐述的中心问题。我们想要说明的是在私有产权下公司仍要存在,而且公司内部并不是用价格机制来运作的,反之,任何东西在市场上交易,它必然是私有的。
 
  当然还有其它资源分配的方式,但只有在价格进行分配的情况下,才没有租金的消散。如果我把金表放在桌上并说明,明天谁最早进来谁得到它,那么很多学生就会在外面排队,甚至晚上睡在走廊上,因此会浪费很多时间或遭受痛苦。于是,学生们就会衡量金表的价值和所付代价孰大孰小,但是他们所费的时间及遭受的痛苦对我却没有任何好处。所以如果这表不是我的,人们就会进行无谓的浪费来得到表。但如果这表是我的,我就会把表给出价最高的人,而且要求的价钱一定不少于金表价值。由此你会发现若产权不是私有的,为了行使产权,很多资源被浪费了。
 
  除非你用价格机制分配资源,任何其它方式都会引起价值的消散。自由市场上,卖鱼的人只要你付足够的钱就会把鱼卖给你,而不会考虑其它因素,而为了得到所需的钱,你必须工作(对社会做出贡献)。因此,如果是市场决定鱼的价格,你为了买鱼所付出的钱能反映你对社会做出的真正贡献。而在另外一种情况下,你若等4个小时去买鱼,你所等的4个小时,对社会没有任何好处。所以,私有产权好并不是基于价值判断,而是因为只有在这种情况下租金的消散最少。这就是为什么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一旦以价格作为资源配置的方式,经济发展速度马上就会加快。
 
  但是,用市场价格来配置资源,本身也有成本。任何一个经济系统都有其交易成本,我不想再花2个小时谈论什么情况下交易成本低,我并不是说私有产权是最好的系统。有时要形成这种系统成本很高,而且,在任何系统下人们都会最优化这一系统内的租金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