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电供暖推广潜力大

来源:经济参考报  01-31 09:51

  入冬以来,我国多省市天然气“告急”,选择何种方式推进清洁供暖来平衡民生保障和清洁空气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在“煤改气”告一段落的新疆,学校、火车站等人流密集的公共区域正全面推进电供暖。由于新疆电力供远大于求,因此电供暖推广还有较大空间,在新的专门电供暖价格出台不久之际,新疆各方需从多方面优化完善这一新的供暖模式。

  以电代煤促环保

  1月下旬,乌鲁木齐气温接近零下20℃,但43万平方米的高铁新客站内温暖如春,给这一区域供热的是6台8兆瓦的电锅炉。在地下电锅炉房内,丝毫未见传统锅炉房的煤渣,甚至还有一间咖啡屋。电锅炉下方有大型的蓄热装置,可以让电锅炉在夜间使用低谷时段的最低电价,进而全天候供热。

  距乌鲁木齐高铁站约1500公里外的喀什市乃则尔巴格镇10村双语幼儿园,房间温度计显示24℃,孩子们脱掉外套,和老师们学国语。幼儿园园长姑丽吉米拉·艾尔肯介绍,幼儿园今年使用了电供暖,再也不用担心煤烟带来的安全问题,可以把更多精力放在教学上。

  国网新疆电力有限公司最新统计,新疆累计推广集中电供暖面积达到370万平方米,其中风电清洁供暖试点113.6万平方米,累计实施分散式电供暖供热面积352万平方米。

  受益于电供暖,新疆在上一个供暖季累计减少散烧煤消耗13.6万吨。按照每节火车载煤60吨计算,这些煤可装2267节、55公里长的火车,相当于减排二氧化碳、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粉尘分别约34万吨、1万吨、0.5万吨、9.27万吨。

  长效价格机制“保驾护航”

  乌鲁木齐高铁枢纽综合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培勇介绍,根据一份2016年拟定的“四方协议”,高铁供热站以0.313元/千瓦时从电网买电,而给高铁站定向供电的华电、三峡、鲁能新能源给高铁供热站每度电返还0.3元,以此增加发电时间来得到风电补贴资金。一位风电企业人士表示,在弃风率居高不下的情况下,这份协议可以为企业减少损失。

  记者调研发现,这份“四方协议”在这个供暖季已无法推广。因为根据协议,高铁供热站的超低电价成本,绝大部分由风电企业来承担。在新疆弃风率下降、国家补贴风电资金降低的背景下,“四方协议”吸引不了更多的风电企业。

  为此,2017—2018年供暖季开始不久,新疆多部门联合出台了电供暖输配电价的通知(试行),明确新疆通过建立电供暖电力市场竞价采购机制,即直接交易模式,来降低供暖用电成本。具体来说,分散式电供暖直接交易输配电价平段为0.224元/千瓦时,谷段为0.112元/千瓦时;集中式电供暖直接交易输配电价平段为0.18元/千瓦时,谷段为0.09元/千瓦时。

  去年末,自治区相关部门又出台相关文件,规定电供暖上网交易电价原则上不超过0.04元。乌鲁木齐供电公司营销部副主任赵许许说,今后新疆电供暖到户电价由上网交易电价、相应时段输配电价和政府性基金构成,理论上用电可低至0.135元/千瓦时。由于风电企业相较火电企业可以提出更低的上网交易电价,因此电供暖前期直接交易的主体是风电企业,后期将陆续面向火电厂。

  此前,新疆没有实行“四方协议”的分散式电供暖,电价为0.395元/千瓦时。也就是说,今后新疆分散式电供暖,成本将下降至少一倍。目前,新的长效价格机制还未实行,预计2017—2018供暖季后期试行。赵许许认为,长效价格机制将为新疆大规模推行电供暖打下基础。

  多措并举优化完善

  最新数据显示,新疆电力总装机超过8000万千瓦,其中新能源装机超过2700万千瓦,新能源装机总量和占比均居全国前列。然而,受经济增速放缓影响,疆内外电力需求增长缓慢,新疆电力供远大于求。

  因此,电供暖一方面缓解了新疆弃风和电力产能过剩难题,另一方面减少社会对天然气的依赖程度。

  业内人士建言,首先要多方面科学规划,在土地审批上给予有风电供暖配套的项目优先批复;针对老旧建筑,采用气电互补模式;针对新建筑,特别是公共建筑,全部纳入电供暖推广范畴,明确电供暖作为配套设施进行建设。

  其次,电力调度系统要升级,打造“绿色能源蓄水池”。可把参与这一项目的风电场和电锅炉供热站放入一个“大池子”中,集中调度,推行市场化交易,而不局限于风电场捆绑当地供热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