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过年又见不着了”

来源:新华社  02-11 15:41

  出乘前的任亚娟(左)与丈夫李全忠(右)和女儿李卓蔚在家中合影(2月9日摄)。

  “全:我走车了,今年过年又见不着了,家里的卫生已经打扫,爱你!”这是任亚娟给丈夫李全忠的留言,她知道,等到丈夫下班回家看到这条留言的时候,她已经在兰州到成都的列车上了。同在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兰州客运段工作的任亚娟和丈夫李全忠都是车队队长,负责不同的线路,两人从1995年结婚以来,因为工作的原因,聚少离多。两人将对彼此的牵挂和思念写在纸条上,放在回家一进门就能看见的位置,这一写就是20多年。 “快过年了,别忘了给老人买年货。”“最近降温,我给你买了毛衣,记得穿上。”“丫丫(他们女儿李卓蔚的小名)已经送回老家,你安心工作不要惦记……”相比现在的短信、微信等“一点即到”的方式,任亚娟和李全忠更习惯看着对方在留言本上的一笔一划,感受着这个家的温暖。如今,他们的女儿丫丫也成了一名列车员。今年,一家三口都承担着春运任务,将在不同的列车上度过春节。腊月二十三这一天,一家三口一起度过了“小年夜”,算是提前过个“团圆年”。第二天一大早,任亚娟和女儿丫丫就分别奔赴岗位。而李全忠也在当晚出乘前,在家里留了言,写着“娟:我给你包了你最爱吃的韭黄馅饺子,放在冰箱里,等你回来一起吃。” 新华社记者陈斌摄

  这是任亚娟和丈夫李全忠20多年积攒的留言本(2月9日摄)。

  “全:我走车了,今年过年又见不着了,家里的卫生已经打扫,爱你!”这是任亚娟给丈夫李全忠的留言,她知道,等到丈夫下班回家看到这条留言的时候,她已经在兰州到成都的列车上了。同在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兰州客运段工作的任亚娟和丈夫李全忠都是车队队长,负责不同的线路,两人从1995年结婚以来,因为工作的原因,聚少离多。两人将对彼此的牵挂和思念写在纸条上,放在回家一进门就能看见的位置,这一写就是20多年。 “快过年了,别忘了给老人买年货。”“最近降温,我给你买了毛衣,记得穿上。”“丫丫(他们女儿李卓蔚的小名)已经送回老家,你安心工作不要惦记……”相比现在的短信、微信等“一点即到”的方式,任亚娟和李全忠更习惯看着对方在留言本上的一笔一划,感受着这个家的温暖。如今,他们的女儿丫丫也成了一名列车员。今年,一家三口都承担着春运任务,将在不同的列车上度过春节。腊月二十三这一天,一家三口一起度过了“小年夜”,算是提前过个“团圆年”。第二天一大早,任亚娟和女儿丫丫就分别奔赴岗位。而李全忠也在当晚出乘前,在家里留了言,写着“娟:我给你包了你最爱吃的韭黄馅饺子,放在冰箱里,等你回来一起吃。” 新华社记者陈斌摄

  这是任亚娟和丈夫李全忠写在笔记本上的留言(拼版照片,2月9日摄)。

  “全:我走车了,今年过年又见不着了,家里的卫生已经打扫,爱你!”这是任亚娟给丈夫李全忠的留言,她知道,等到丈夫下班回家看到这条留言的时候,她已经在兰州到成都的列车上了。同在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兰州客运段工作的任亚娟和丈夫李全忠都是车队队长,负责不同的线路,两人从1995年结婚以来,因为工作的原因,聚少离多。两人将对彼此的牵挂和思念写在纸条上,放在回家一进门就能看见的位置,这一写就是20多年。 “快过年了,别忘了给老人买年货。”“最近降温,我给你买了毛衣,记得穿上。”“丫丫(他们女儿李卓蔚的小名)已经送回老家,你安心工作不要惦记……”相比现在的短信、微信等“一点即到”的方式,任亚娟和李全忠更习惯看着对方在留言本上的一笔一划,感受着这个家的温暖。如今,他们的女儿丫丫也成了一名列车员。今年,一家三口都承担着春运任务,将在不同的列车上度过春节。腊月二十三这一天,一家三口一起度过了“小年夜”,算是提前过个“团圆年”。第二天一大早,任亚娟和女儿丫丫就分别奔赴岗位。而李全忠也在当晚出乘前,在家里留了言,写着“娟:我给你包了你最爱吃的韭黄馅饺子,放在冰箱里,等你回来一起吃。” 新华社记者陈斌摄

  任亚娟在列车上给丈夫李全忠打电话(2月9日摄)。利用工作间隙,两人会彼此打个电话,询问工作生活的情况,筹划团聚时的安排。

  “全:我走车了,今年过年又见不着了,家里的卫生已经打扫,爱你!”这是任亚娟给丈夫李全忠的留言,她知道,等到丈夫下班回家看到这条留言的时候,她已经在兰州到成都的列车上了。同在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兰州客运段工作的任亚娟和丈夫李全忠都是车队队长,负责不同的线路,两人从1995年结婚以来,因为工作的原因,聚少离多。两人将对彼此的牵挂和思念写在纸条上,放在回家一进门就能看见的位置,这一写就是20多年。 “快过年了,别忘了给老人买年货。”“最近降温,我给你买了毛衣,记得穿上。”“丫丫(他们女儿李卓蔚的小名)已经送回老家,你安心工作不要惦记……”相比现在的短信、微信等“一点即到”的方式,任亚娟和李全忠更习惯看着对方在留言本上的一笔一划,感受着这个家的温暖。如今,他们的女儿丫丫也成了一名列车员。今年,一家三口都承担着春运任务,将在不同的列车上度过春节。腊月二十三这一天,一家三口一起度过了“小年夜”,算是提前过个“团圆年”。第二天一大早,任亚娟和女儿丫丫就分别奔赴岗位。而李全忠也在当晚出乘前,在家里留了言,写着“娟:我给你包了你最爱吃的韭黄馅饺子,放在冰箱里,等你回来一起吃。” 新华社记者陈斌摄

  2月8日晚,任亚娟(左)在兰州火车站站台上迎接刚出乘回兰州的丈夫李全忠。

  “全:我走车了,今年过年又见不着了,家里的卫生已经打扫,爱你!”这是任亚娟给丈夫李全忠的留言,她知道,等到丈夫下班回家看到这条留言的时候,她已经在兰州到成都的列车上了。同在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兰州客运段工作的任亚娟和丈夫李全忠都是车队队长,负责不同的线路,两人从1995年结婚以来,因为工作的原因,聚少离多。两人将对彼此的牵挂和思念写在纸条上,放在回家一进门就能看见的位置,这一写就是20多年。 “快过年了,别忘了给老人买年货。”“最近降温,我给你买了毛衣,记得穿上。”“丫丫(他们女儿李卓蔚的小名)已经送回老家,你安心工作不要惦记……”相比现在的短信、微信等“一点即到”的方式,任亚娟和李全忠更习惯看着对方在留言本上的一笔一划,感受着这个家的温暖。如今,他们的女儿丫丫也成了一名列车员。今年,一家三口都承担着春运任务,将在不同的列车上度过春节。腊月二十三这一天,一家三口一起度过了“小年夜”,算是提前过个“团圆年”。第二天一大早,任亚娟和女儿丫丫就分别奔赴岗位。而李全忠也在当晚出乘前,在家里留了言,写着“娟:我给你包了你最爱吃的韭黄馅饺子,放在冰箱里,等你回来一起吃。” 新华社记者陈斌摄

  左图为李全忠承担出乘任务的列车驶入兰州火车站,右图为在兰州火车站站台上等候丈夫的任亚娟向驶进车站的列车挥手(拼版照片,2月8日摄)。

  “全:我走车了,今年过年又见不着了,家里的卫生已经打扫,爱你!”这是任亚娟给丈夫李全忠的留言,她知道,等到丈夫下班回家看到这条留言的时候,她已经在兰州到成都的列车上了。同在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兰州客运段工作的任亚娟和丈夫李全忠都是车队队长,负责不同的线路,两人从1995年结婚以来,因为工作的原因,聚少离多。两人将对彼此的牵挂和思念写在纸条上,放在回家一进门就能看见的位置,这一写就是20多年。 “快过年了,别忘了给老人买年货。”“最近降温,我给你买了毛衣,记得穿上。”“丫丫(他们女儿李卓蔚的小名)已经送回老家,你安心工作不要惦记……”相比现在的短信、微信等“一点即到”的方式,任亚娟和李全忠更习惯看着对方在留言本上的一笔一划,感受着这个家的温暖。如今,他们的女儿丫丫也成了一名列车员。今年,一家三口都承担着春运任务,将在不同的列车上度过春节。腊月二十三这一天,一家三口一起度过了“小年夜”,算是提前过个“团圆年”。第二天一大早,任亚娟和女儿丫丫就分别奔赴岗位。而李全忠也在当晚出乘前,在家里留了言,写着“娟:我给你包了你最爱吃的韭黄馅饺子,放在冰箱里,等你回来一起吃。” 新华社记者陈斌摄

  2月8日晚,李全忠(左二)和妻子女儿一起在家里挂“福”字。

  “全:我走车了,今年过年又见不着了,家里的卫生已经打扫,爱你!”这是任亚娟给丈夫李全忠的留言,她知道,等到丈夫下班回家看到这条留言的时候,她已经在兰州到成都的列车上了。同在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兰州客运段工作的任亚娟和丈夫李全忠都是车队队长,负责不同的线路,两人从1995年结婚以来,因为工作的原因,聚少离多。两人将对彼此的牵挂和思念写在纸条上,放在回家一进门就能看见的位置,这一写就是20多年。 “快过年了,别忘了给老人买年货。”“最近降温,我给你买了毛衣,记得穿上。”“丫丫(他们女儿李卓蔚的小名)已经送回老家,你安心工作不要惦记……”相比现在的短信、微信等“一点即到”的方式,任亚娟和李全忠更习惯看着对方在留言本上的一笔一划,感受着这个家的温暖。如今,他们的女儿丫丫也成了一名列车员。今年,一家三口都承担着春运任务,将在不同的列车上度过春节。腊月二十三这一天,一家三口一起度过了“小年夜”,算是提前过个“团圆年”。第二天一大早,任亚娟和女儿丫丫就分别奔赴岗位。而李全忠也在当晚出乘前,在家里留了言,写着“娟:我给你包了你最爱吃的韭黄馅饺子,放在冰箱里,等你回来一起吃。” 新华社记者陈斌摄

  2月8日晚,李全忠在家里煮饺子。

  “全:我走车了,今年过年又见不着了,家里的卫生已经打扫,爱你!”这是任亚娟给丈夫李全忠的留言,她知道,等到丈夫下班回家看到这条留言的时候,她已经在兰州到成都的列车上了。同在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兰州客运段工作的任亚娟和丈夫李全忠都是车队队长,负责不同的线路,两人从1995年结婚以来,因为工作的原因,聚少离多。两人将对彼此的牵挂和思念写在纸条上,放在回家一进门就能看见的位置,这一写就是20多年。 “快过年了,别忘了给老人买年货。”“最近降温,我给你买了毛衣,记得穿上。”“丫丫(他们女儿李卓蔚的小名)已经送回老家,你安心工作不要惦记……”相比现在的短信、微信等“一点即到”的方式,任亚娟和李全忠更习惯看着对方在留言本上的一笔一划,感受着这个家的温暖。如今,他们的女儿丫丫也成了一名列车员。今年,一家三口都承担着春运任务,将在不同的列车上度过春节。腊月二十三这一天,一家三口一起度过了“小年夜”,算是提前过个“团圆年”。第二天一大早,任亚娟和女儿丫丫就分别奔赴岗位。而李全忠也在当晚出乘前,在家里留了言,写着“娟:我给你包了你最爱吃的韭黄馅饺子,放在冰箱里,等你回来一起吃。” 新华社记者陈斌摄

  2月8日晚,一家三口在家里吃“小年夜”的饺子,这是三个人难得的团聚机会。

  “全:我走车了,今年过年又见不着了,家里的卫生已经打扫,爱你!”这是任亚娟给丈夫李全忠的留言,她知道,等到丈夫下班回家看到这条留言的时候,她已经在兰州到成都的列车上了。同在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兰州客运段工作的任亚娟和丈夫李全忠都是车队队长,负责不同的线路,两人从1995年结婚以来,因为工作的原因,聚少离多。两人将对彼此的牵挂和思念写在纸条上,放在回家一进门就能看见的位置,这一写就是20多年。 “快过年了,别忘了给老人买年货。”“最近降温,我给你买了毛衣,记得穿上。”“丫丫(他们女儿李卓蔚的小名)已经送回老家,你安心工作不要惦记……”相比现在的短信、微信等“一点即到”的方式,任亚娟和李全忠更习惯看着对方在留言本上的一笔一划,感受着这个家的温暖。如今,他们的女儿丫丫也成了一名列车员。今年,一家三口都承担着春运任务,将在不同的列车上度过春节。腊月二十三这一天,一家三口一起度过了“小年夜”,算是提前过个“团圆年”。第二天一大早,任亚娟和女儿丫丫就分别奔赴岗位。而李全忠也在当晚出乘前,在家里留了言,写着“娟:我给你包了你最爱吃的韭黄馅饺子,放在冰箱里,等你回来一起吃。” 新华社记者陈斌摄

  2月9日一大早,任亚娟(中)给要出乘的女儿整理制服。

  “全:我走车了,今年过年又见不着了,家里的卫生已经打扫,爱你!”这是任亚娟给丈夫李全忠的留言,她知道,等到丈夫下班回家看到这条留言的时候,她已经在兰州到成都的列车上了。同在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兰州客运段工作的任亚娟和丈夫李全忠都是车队队长,负责不同的线路,两人从1995年结婚以来,因为工作的原因,聚少离多。两人将对彼此的牵挂和思念写在纸条上,放在回家一进门就能看见的位置,这一写就是20多年。 “快过年了,别忘了给老人买年货。”“最近降温,我给你买了毛衣,记得穿上。”“丫丫(他们女儿李卓蔚的小名)已经送回老家,你安心工作不要惦记……”相比现在的短信、微信等“一点即到”的方式,任亚娟和李全忠更习惯看着对方在留言本上的一笔一划,感受着这个家的温暖。如今,他们的女儿丫丫也成了一名列车员。今年,一家三口都承担着春运任务,将在不同的列车上度过春节。腊月二十三这一天,一家三口一起度过了“小年夜”,算是提前过个“团圆年”。第二天一大早,任亚娟和女儿丫丫就分别奔赴岗位。而李全忠也在当晚出乘前,在家里留了言,写着“娟:我给你包了你最爱吃的韭黄馅饺子,放在冰箱里,等你回来一起吃。” 新华社记者陈斌摄

  2月9日,任亚娟在列车上查看行李架。

  “全:我走车了,今年过年又见不着了,家里的卫生已经打扫,爱你!”这是任亚娟给丈夫李全忠的留言,她知道,等到丈夫下班回家看到这条留言的时候,她已经在兰州到成都的列车上了。同在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兰州客运段工作的任亚娟和丈夫李全忠都是车队队长,负责不同的线路,两人从1995年结婚以来,因为工作的原因,聚少离多。两人将对彼此的牵挂和思念写在纸条上,放在回家一进门就能看见的位置,这一写就是20多年。 “快过年了,别忘了给老人买年货。”“最近降温,我给你买了毛衣,记得穿上。”“丫丫(他们女儿李卓蔚的小名)已经送回老家,你安心工作不要惦记……”相比现在的短信、微信等“一点即到”的方式,任亚娟和李全忠更习惯看着对方在留言本上的一笔一划,感受着这个家的温暖。如今,他们的女儿丫丫也成了一名列车员。今年,一家三口都承担着春运任务,将在不同的列车上度过春节。腊月二十三这一天,一家三口一起度过了“小年夜”,算是提前过个“团圆年”。第二天一大早,任亚娟和女儿丫丫就分别奔赴岗位。而李全忠也在当晚出乘前,在家里留了言,写着“娟:我给你包了你最爱吃的韭黄馅饺子,放在冰箱里,等你回来一起吃。” 新华社记者陈斌摄

  2月9日,任亚娟乘坐公交车前往单位准备出乘。

  “全:我走车了,今年过年又见不着了,家里的卫生已经打扫,爱你!”这是任亚娟给丈夫李全忠的留言,她知道,等到丈夫下班回家看到这条留言的时候,她已经在兰州到成都的列车上了。同在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兰州客运段工作的任亚娟和丈夫李全忠都是车队队长,负责不同的线路,两人从1995年结婚以来,因为工作的原因,聚少离多。两人将对彼此的牵挂和思念写在纸条上,放在回家一进门就能看见的位置,这一写就是20多年。 “快过年了,别忘了给老人买年货。”“最近降温,我给你买了毛衣,记得穿上。”“丫丫(他们女儿李卓蔚的小名)已经送回老家,你安心工作不要惦记……”相比现在的短信、微信等“一点即到”的方式,任亚娟和李全忠更习惯看着对方在留言本上的一笔一划,感受着这个家的温暖。如今,他们的女儿丫丫也成了一名列车员。今年,一家三口都承担着春运任务,将在不同的列车上度过春节。腊月二十三这一天,一家三口一起度过了“小年夜”,算是提前过个“团圆年”。第二天一大早,任亚娟和女儿丫丫就分别奔赴岗位。而李全忠也在当晚出乘前,在家里留了言,写着“娟:我给你包了你最爱吃的韭黄馅饺子,放在冰箱里,等你回来一起吃。” 新华社记者陈斌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