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标能否一统“辣条江湖”?“南北两派”尚存意见分歧

来源:中国质量报  06-11 12:56

  一直以来,辣条行业就有个“江湖”,这个江湖分为“南北两派”,两派同宗同源又相爱相杀。

  南派辣条以湖南平江为代表,执行的是湖南省地方标准《挤压糕点》,在添加剂方面遵循糕点标准;北派辣条以河南郑州为代表,执行的是河南省地方标准《调味面制品》,参照糕点、膨化食品允许使用添加剂的规定。

  两项标准在长达10余年的时间里针锋相对。在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发布的《2017年调味面制品行业报告》中曾有过这样一段论述:地方检测标准不统一带来的问题在于“产品异地销售得不到认可,因为不符合当地的地方标准或者《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中对类别的定义”。

  5月9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对外公布了《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调味面制品》(征求意见稿),标志着辣条即将拥有代表“江湖一统”的国家标准,也标志着分立的两个地方标准,即将走向终结。

  不过南北两派的意见分歧,并没有因为征求意见稿的出现画上休止符。

  湖南玉峰食品董事长张玉东直言,征求意见稿中“误把零食当主食”,产品更短的货架期,将让99%的生产企业面临“灭顶之灾”。

  河南德惠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曹健根也很挠头。他说,征求意见稿发出后,行业内哀声一片,由于可用添加剂受到极大限制,绝大多数企业的营销渠道跟不上。

  河南工业大学粮油食品学院教授张国治则是征求意见稿的坚定支持者,他回应称:“不考虑改进工艺,只抱着添加剂不放,行业怎么进步?”

  湖南农大食品科学院原院长夏延斌则认为,添加剂在合理范围内使用是安全的,依据征求意见稿,辣条根本做不出来,只会导致南北“两派俱伤”。

  是“调味面”还是“挤压糕点”?

  这份以“调味面制品”为名的征求意见稿,遇到的第一个质疑,就是“调味面制品”与“挤压糕点”的名称之争。

  5月28日,湖南平江县政府向国家标准委发送了一份“请示”文件,文中言辞恳切地表示,希望继续用挤压糕点命名辣条国家标准:“挤压糕点名称合法有效。挤压糕点在《糕点分类》中已有明确分类,而‘调味面制品’不在分类目录中。”

  知名谷物科学与工程技术专家、武汉工业学院教授李庆龙也更加倾向于“挤压糕点”的表述。他对本报记者表示,辣条是一个典型的地方产品,是平江人民的创造发明,从设备、工艺到产品都具有平江特色,应沿用平江人的叫法。

  “调味面制品的名称太宽泛,从字面理解,包子、烧麦、挂面……只要是面粉加糖、加盐都可以称为调味面制品。”李庆龙说,“调味面制品这个名称起得很不科学。”

  夏延斌也持同样的观点,而且理由还多了一个——调味面制品这个名称有“以小包大”之嫌。“在征求意见稿中规定,辣条产品添加剂的使用应符合GB 2760中方便米面制品的规定,而方便米面制品是粮食食品里面最下一层分类,是个最小的小类。”

  平江县检验检测中心食品检验所所长喻峰更是执笔草拟了多份反馈意见,他指出,《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预包装食品标签通则》中规定,食品名称应标示反映产品真实属性的专用名称,但征求意见稿中的“调味面制品”并不能完全反映辣条的真实属性。

  相比之下,由于国标征求意见稿中对于辣条采用了与河南省地方标准相一致的命名,所以“北派”的表现相对平静。

  张国治告诉记者,产品命名自然是与国家政策保持一致,“国家政策在那摆着呢。”

  需要指出的是,2015年5月,原食药监总局下发了《关于严格加强调味面制品等休闲食品的监管工作的通知》,既为统一辣条全国标准定下时间表,也被业内看作辣条命名的“裁决书”。

  而对于曹健根等从湖南走出来的河南商人来说,“两者是同样的产品,只是名称不同而已。”

  是“主食”还是“零食”?

  真的只是名称不同而已吗?当然不止于此。

  据张玉东介绍,最让行业紧张的是“将原本是零食的辣条按照主食的标准进行监管。”

  国标征求意见稿的编制说明中指出,“调味面制品是即食食品”“食品添加剂的使用应符合GB 2760中方便米面制品的规定。”

  “征求意见稿是参照了主食的标准进行监管。”夏延斌解释说,这会让辣条生产所能使用的添加剂种类和剂量受到极大限制。但辣条是零食,相比主食有更长的“货架期”。

  “如果按照征求意见稿去生产,辣条的保质期不会超过半个月,这么短的时间根本卖不出去。”曹健根也不认可将辣条按照“主食”添加剂的标准进行管理。他表示,人为减少防腐剂的使用种类会产生“非食品安全问题”的食品安全问题。

  当然,按照征求意见稿的规定,也并非真的“做不到”。只是对于绝大多数“微利”企业来说,这样的调整意味着“大量营销成本的投入”。

  张国治说,企业通过洁净车间、自动化设备、规范化生产以及完善营销渠道,是可以做到的。

  但在张玉东和曹健根看来,征求意见稿终究是“曲高和寡”,在全国全行业仅有少数几家龙头企业可以做到,而绝大多数企业将被“挤兑死”。

  就在征求意见稿发出之后,郑州平江商会秘书处发给河南“辣条”会员企业的一条信息也十分耐人寻味,其中有这样一些表述:“国家已经将其定义为调味面制品,归类方便米面制品,不会轻易改变,我们所要做的是如何配合添加剂扩项工作快速完成。”;“食品添加剂必须在防腐剂扩项成功的前提下,才能按照GB 2760方便米面制品予以执行,要不行业没有防腐剂可用,行业无法生存,制定国家标准的本意是促进行业规范发展,而不是让行业消亡。”

  “南北之争,肯定会牵扯一定利益上的纠葛,双方都希望通过掌控标准,来抢占更大的市场。”但是,夏延斌仍然觉得,南北辣条是“大同小异”,而且最关键的是“大同”,辣条国标最终还是取决于生产工艺和消费方式。

  目前,张玉东等湖南代表仍然在努力让国标制定方听到自己的声音。因为“制定辣条国标不能不到辣条故乡来调研”,更关键的是“湖南占据了辣条60%的产值”。

  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副秘书长王苏在回应记者提问时说,“大家如果有意见还会修改,肯定不是最终文本。”

  河南省口岸食品检验检测所所长助理、标准的技术牵头人陶健则回应称,并不了解辣条的“派系之争”,“我们敞开大门作标准”,希望通过标准的制定打破地方壁垒,为产业发展创造有利条件,为产品检测提供统一尺度。

  “辣条国标的制定迫在眉睫,南北之争也必然走向统一。”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说,国标会引起阶段性震动,但从产业有序健康发展来说,绝对是有利的。无论是湖南还是河南,在国标尘埃落定之后都要作出调整,否则只能偏安一隅,走不到全国市场。(记者何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