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鸟儿共生共荣的村庄

来源:新华社  06-13 16:59

  

  在弄岗村陇享屯经常可以看到不少外地“鸟友”来此拍鸟(3月17日摄)。

  “嘘,别出声,它们来了!”顺着村民农伟宏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多只个头小巧、褐色羽毛的小鸟扑啦啦飞进密林,落在岩石上。霎时,在一处伪装棚后面,响起了一阵急促的相机快门声。鸟儿飞临的地方,位于中越边境广西龙州县逐卜乡弄岗村陇享屯,一个壮族聚居的小山村,临近弄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农伟宏他们祖祖辈辈居住在这喀斯特岩溶山弄里,满眼绿水青山却长期收入微薄、贫困难除。他们不曾想到,一群鸟儿的“出现”,改变了小山村的面貌和自己的生活。

  新华社记者 曹祎铭 摄

 

  

  弄岗村陇享屯村民农伟宏指着挂在家里的鸟类图片介绍各种鸟的叫声特点(3月29日摄)。

  “嘘,别出声,它们来了!”顺着村民农伟宏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多只个头小巧、褐色羽毛的小鸟扑啦啦飞进密林,落在岩石上。霎时,在一处伪装棚后面,响起了一阵急促的相机快门声。鸟儿飞临的地方,位于中越边境广西龙州县逐卜乡弄岗村陇享屯,一个壮族聚居的小山村,临近弄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农伟宏他们祖祖辈辈居住在这喀斯特岩溶山弄里,满眼绿水青山却长期收入微薄、贫困难除。他们不曾想到,一群鸟儿的“出现”,改变了小山村的面貌和自己的生活。

  新华社记者 周华 摄

 

  

  在弄岗村陇享屯,观鸟爱好者在农伟宏的观鸟点观鸟(3月29日摄)。

  “嘘,别出声,它们来了!”顺着村民农伟宏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多只个头小巧、褐色羽毛的小鸟扑啦啦飞进密林,落在岩石上。霎时,在一处伪装棚后面,响起了一阵急促的相机快门声。鸟儿飞临的地方,位于中越边境广西龙州县逐卜乡弄岗村陇享屯,一个壮族聚居的小山村,临近弄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农伟宏他们祖祖辈辈居住在这喀斯特岩溶山弄里,满眼绿水青山却长期收入微薄、贫困难除。他们不曾想到,一群鸟儿的“出现”,改变了小山村的面貌和自己的生活。

  新华社记者 周华 摄

 

  

  弄岗村陇享屯村民农伟宏在观鸟点为鸟儿放食(3月29日摄)。

  “嘘,别出声,它们来了!”顺着村民农伟宏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多只个头小巧、褐色羽毛的小鸟扑啦啦飞进密林,落在岩石上。霎时,在一处伪装棚后面,响起了一阵急促的相机快门声。鸟儿飞临的地方,位于中越边境广西龙州县逐卜乡弄岗村陇享屯,一个壮族聚居的小山村,临近弄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农伟宏他们祖祖辈辈居住在这喀斯特岩溶山弄里,满眼绿水青山却长期收入微薄、贫困难除。他们不曾想到,一群鸟儿的“出现”,改变了小山村的面貌和自己的生活。

  新华社记者 周华 摄

 

  

  在弄岗村陇享屯,村民农伟宏在观鸟点放食,在他身后是多名“鸟友”的长镜头(3月29日摄)。

  “嘘,别出声,它们来了!”顺着村民农伟宏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多只个头小巧、褐色羽毛的小鸟扑啦啦飞进密林,落在岩石上。霎时,在一处伪装棚后面,响起了一阵急促的相机快门声。鸟儿飞临的地方,位于中越边境广西龙州县逐卜乡弄岗村陇享屯,一个壮族聚居的小山村,临近弄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农伟宏他们祖祖辈辈居住在这喀斯特岩溶山弄里,满眼绿水青山却长期收入微薄、贫困难除。他们不曾想到,一群鸟儿的“出现”,改变了小山村的面貌和自己的生活。

  新华社记者 周华 摄

 

  

  在弄岗村陇享屯村民农伟宏的观鸟点,两只弄岗穗鹛在觅食(3月29日摄)。

  “嘘,别出声,它们来了!”顺着村民农伟宏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多只个头小巧、褐色羽毛的小鸟扑啦啦飞进密林,落在岩石上。霎时,在一处伪装棚后面,响起了一阵急促的相机快门声。鸟儿飞临的地方,位于中越边境广西龙州县逐卜乡弄岗村陇享屯,一个壮族聚居的小山村,临近弄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农伟宏他们祖祖辈辈居住在这喀斯特岩溶山弄里,满眼绿水青山却长期收入微薄、贫困难除。他们不曾想到,一群鸟儿的“出现”,改变了小山村的面貌和自己的生活。

  新华社记者 周华 摄

 

  

  位于中越边境广西龙州县逐卜乡弄岗村陇享屯是一个群山环绕的小山村(3月29日无人机航拍)。

  “嘘,别出声,它们来了!”顺着村民农伟宏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多只个头小巧、褐色羽毛的小鸟扑啦啦飞进密林,落在岩石上。霎时,在一处伪装棚后面,响起了一阵急促的相机快门声。鸟儿飞临的地方,位于中越边境广西龙州县逐卜乡弄岗村陇享屯,一个壮族聚居的小山村,临近弄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农伟宏他们祖祖辈辈居住在这喀斯特岩溶山弄里,满眼绿水青山却长期收入微薄、贫困难除。他们不曾想到,一群鸟儿的“出现”,改变了小山村的面貌和自己的生活。

  新华社记者 周华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