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本事说话!硬骨头战士是打出来的

来源:解放军报  07-10 10:19

  一班长林新祥

  “刀尖”悟道

  月弯如钩,夜幕下的岭南深山,蛙叫虫鸣。

  担任蓝方指挥所警卫哨的两名侦察兵正警惕地睁大眼睛环视四周。抬腕看表,已过零点。

  突然,一团黑影急促掠出,又一晃而过。“有偷袭!快追!”丛林深处传来的追逐声划破宁静。

  好戏开始!

  两名哨兵追击黑影不久,一名浑身披戴伪装网的下士从一棵树上跳下。屏息而动,猫腰挪行。

  “站住,不许动!”就在下士接近蓝方指挥帐篷时,一声暴喝如雷贯耳。隐藏在草丛里的数名蓝方士兵弹地而起,将黑黝黝的枪管一齐对准下士。

  “林新祥,这回看你往哪跑。”蓝方指挥员撩开帐篷,大步流星直奔下士而去。

  “就知道你小子鬼点子多,我特意安排了三道潜伏哨,你没想到吧?”

  蓝方指挥员对此甚为得意。他一把扯开下士的伪装衣,满脸的笑容霎时僵住。

  “我们上当了,快疏散隐蔽!”话音刚落,哧、哧声不绝于耳,缕缕蓝烟相继在蓝方身上弥漫开来。

  5名被伪装衣严实包裹的红方士兵犹如神兵天降,趁着夜色,分别从不同方位向蓝方射击。蓝方被打得措手不及。

  “嘿嘿,兵不厌诈!”一名脸上涂满油彩、佩戴上等兵军衔的战士摘掉战盔,露出狡黠的笑容。

  此人正是“硬骨头六连”一班长林新祥,对抗前与班里上等兵卢自豪更换了军衔,目的就是迷惑对手,让蓝方放松警惕。

  娴熟的战法运用源于一次次“刀尖”上的磨砺。

  去年,旅队刚组建,转型重塑还未满月的六连与兄弟单位侦察连展开对抗演练,六连抽调一班组建特战小组,担负侦察袭扰任务。

  担任小组长的林新祥带领特战小组悄然进入袭扰前沿。

  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未料兄弟单位早已通过先进的侦察仪器捕获他们的行踪,并布下天罗地网把特战小组“包了饺子”。复盘检讨时,林新祥被导调组指出信息化素养不足、协同意识不强、侦察装备使用不熟,过分依赖于个人素质等多个问题。

  首战失利,让这个硬汉寝食难安。这个把自己名字镌刻在原单位荣誉墙上的年轻战士,曾在上级比武中豪取3个个人课目第一,创下原所在团的“十项全能”纪录,至今未破。没想到首战却吃了败仗。

  改革伴随而至的阵痛让林新祥变得愈发清醒,更引发他深刻的思考:绝不能像以前一样当孤胆英雄,相互间的配合至关重要。

  有些关,必须闯;有些痛,必须忍;有些茧,必须破!

  刀尖悟道,险难砺刃。为苦练侦察、特战等兵种专业技能,林新祥主动加入特战集训。战术训练,冲上5米高的障碍墙,纵身跃入深3米的反坦克壕,随即在火网中穿越、在泥潭中匍匐、在跃进中爆破;抓绳上,两个手掌时常磨得鲜血淋漓,浸红手套;野战生存,身披20公斤战斗装具,在陌生雨林潜伏数昼夜……

  “不怕痛,不怕苦,最怕稍一停顿就落伍。”玩命训练的林新祥经常与死神“掰手腕”。

  一次参加上级组织的战术演练,林新祥从高墙上跳下,右脚掌着地时骨折。“英雄刘四虎身中11刀都没有下阵地,我这点伤算什么?”他强忍剧痛,坚持完成跃进、卧倒、射击等战术动作,演练结束,脚肿得无法从作战靴内拔出。

  林新祥充分传承和发扬“硬骨头六连”“根子硬”“骨头硬”“脑袋硬”的红色传统,在转型路上披荆斩棘,于较短时间内实现了华丽转身。

  砥石砺出锐锋刃,虎狼逼出好猎手。同样的较量在不久后再次上演,两个单位冤家路窄,又一次在对抗演练中不期而遇。

  红蓝捉对厮杀,攻防犬牙交错……一番激战,六连主攻力量突破“敌”前沿向纵深进击,却遇到顽强抵抗,核心阵地久攻不下,战局胶着。六连果断抽调一班长林新祥为首,组建突击队,目标直指“敌”指挥所。

  正面守敌层层设障,兵力火力步步抗击,想要突入纵深,突袭其指挥所谈何容易。然而关键时刻,林新祥奇招频出。他带领战友连续奔袭10多公里,绕过正面之敌,一路突破3道阻击线、摧毁5个火力点,穿越山丘丛林,徒手攀上近90度的垂直悬崖,滑越百米山涧,直扑对方“中军帐”,一举达成战术企图。

  此役,林新祥完胜!

  心声

  硬骨头底色是血性

  “硬骨头六连硬在哪里?硬在勇猛顽强从不畏惧……”一听到这首连歌,我就会热血沸腾,更会苦练本领。因为我明白:只有平时训练从难从严,战时才能决战决胜。(林新祥)

  火炮技师郑锡鑫

  凭本事说话

  南粤某海域,一场两栖步战车实弹射击考核正在进行。

  不承想,演练过半,一阵狂风袭来。

  “不好!”还没等驾驶员应对,一个大浪就把战车推出了几米远。

  “指挥部通知,海况不好,询问还能不能打?”驾驶员扭头回望,只见一名上士紧盯着瞄准镜,头也不抬地吐出一字:“打!”

  这名上士不是别人,正是“硬骨头六连”火炮技师郑锡鑫,人送外号“沉默炮手”。

  “好!”驾驶员极力控制战车,但此时的战车根本“不听使唤”,随着海浪“打着节拍”。

  一下、两下、三下……郑锡鑫依然不语,但内心却在默记着晃动频率。不多久,一丝微笑挂上他的嘴角。

  “轰!”当战车再次被海浪举到最高点,郑锡鑫果断按下发射按钮。只见炮管猛地向回收缩,炮弹随即“披”着耀眼的火焰冲出炮膛,飞向目标。

  不久,岸上尘土散尽,靶标灰飞烟灭。先后三发,发发命中!

  “神炮手,名不虚传!”战车停稳,没等驾驶员“夸”上两句,郑锡鑫“噌”地钻出战车,走到帐篷边,拿起笔记本,开始写起来。

  虽然从上车到下车只说了一个字,但郑锡鑫却在笔记本上写了满满当当一整页:从风级到浪频一个数据都不落,连时间间隔都没放过。

  “在六连,要凭本事说话。”郑锡鑫咧嘴一笑,却不再多说一句。但战友对他,却有说不完的话。

  “旅里火炮快瞄纪录前三名都是他!”一人夺三甲,此话怎讲?六连战士李可新揭秘:“我师父郑班长那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而二、三名可都是他带出的‘徒弟’哦!”

  前不久,该旅通知要组织岗位练兵大比武,这让官兵兴奋异常,全都摩拳擦掌。那天,当郑锡鑫最后一个走上火炮快瞄课目比武场时,战友们都捏了一把汗。在他之前,参赛选手发挥都很出色,而他徒弟李可新,更是以破纪录的成绩独占鳌头。要是被打败,那郑锡鑫“神炮手”的名号,可就要易手了。

  只见他不紧不慢走上战车,随着一声“开始”,原本寂静的赛场,瞬间被火炮的击发声占据。时间“滴答”流逝,击发“咔咔”声却在不断加速。“一分钟54次击发!”当裁判报出成绩,现场一片惊呼,要知道,一分钟击发超过30次就算绝对优秀了,而郑锡鑫却只是咧嘴一笑。

  在徒弟李可新眼中,郑锡鑫话不多,但从不闲着。去年,他们所在旅调整移防。到了新的海训点,郑锡鑫每天都会起个大早,跑到海边“看海”。

  “熟悉风浪,很重要。”在郑锡鑫看来,海面变化多端,只有熟悉才能打赢。那些日子,训练间隙,他在海边;休息时间,他还在海边。黑了好几度,瘦了一整圈,换得了他过硬的专业素质,当年就带领连队打出“满堂彩”。去年底,他成为炮手教头。

  有了新岗位,激发新作为。为了提升炮手业务技能,郑锡鑫在精讲的同时,更注重巧练。年初,很少网购的他,竟在网上购买了一堆器材,一到休息时间就在房间摆弄。原来,他是在发明“快瞄神器”。几周下来,当继电器、激光发射器和部分接收器组合而成的教具登台亮相后,炮手们的成绩竟然都“不知不觉”提高了,甚至还有几位后起之秀的成绩直逼郑锡鑫的纪录……

  面对越来越多的“威胁”,郑锡鑫还是咧嘴一笑:“凭本事说话!”

  心声

  硬气是打出来

  我们六连的“硬气”是打出来的。我不爱说话,只爱听火炮“怒吼”的声音,因为那也是我的“心声”:面前纵有敌人千万,我自一往无前!(郑锡鑫)

  中士崔源

  练精每个战位

  说起“硬骨头六连”的崔源,全旅官兵几乎都认识他。倒不是因为他爱交际,而是他岗位干得多,并且岗岗过得硬。

  在他还是连队文书那会儿,六连开展“岗位大练兵”,动员每个人都要有一技之长。虽然早已在“文书圈”名声响当当,但崔源却认为“技多不压身”。思来想去,他决定从炮手学起。

  和文书工作不同,炮手是个体力活,就拿并列机枪分解结合来说,不下点苦功夫可不行。由于白天既要参加日常训练又要兼顾文书工作,所以留给崔源的时间并不是很多,但这难不倒他。“白天不够,晚上来凑!”那时候,每天晚上都能听到车场里传来的“咔咔”拆装声。

  优秀成绩算起步,破了纪录才算数。分解结合重在眼疾手快,但要想达到20秒的优秀成绩,也不是那么容易,可爱动脑筋的崔源练了几周就能达到11秒,能在连队排上号。

  聪明只是增加量变,勤奋才能激发质变。一次训练前,崔源把周目标定在突破9秒。一天、两天、三天……每天都是油污满身的他,最快只能到10秒,离目标还有一步之遥。这一步可不容易。反思、推演、再反思、再推演,那周结束,崔源瘦了5斤,胳膊肿了一圈,但平均成绩却稳稳提高到了9秒。第二年,崔源参加集团军考核,取得炮手专业特级,成了响当当的大拿。

  因为连队需要,在炮手专业干得好好的崔源再次转岗,当上连队司务长。刚接手那会儿,对数字不太敏感的崔源真是头大。“不比文书,司务长要更细心。”怎么克服?崔源有个笨方法:重复重复再重复。

  那年底,单位进行账物清查,这不仅耗时更费力。那周,崔源花了好几天把连队物资查了个遍,可当他满心欢喜以为要结束时,却发现有个数据填错了。按理,只要备注下就能说得过去,但崔源可不这么干。那天,他把统计表全销毁,然后拿个新表从头再来。“六连要有六连的标准。”上级检查时,六连的登统计结果不仅准确无误,而且统计本整洁大方,成为学习榜样。

  在很多人印象里,六连都是军事训练拿第一,崔源却告诉别人,六连过硬的可不仅仅是军事。

  有一年,上级组织“荣誉连队大比武”,比武课目涵盖方方面面,六连的对手更是响当当。炊事比武即将开始时,天公不作美,原本的干柴成了“湿柴”,这让已是炊事班长的崔源有些挠头。

  打仗可不分晴雨天,没办法就得想办法。崔源来回转了好几圈也没想出个辙来,可就在他擦汗的一瞬间,办法来了。他把身上的干毛巾一扯,浇上柴油,裹上湿柴,一点火,还真行了!巧妇有了炊米,那就要甩开膀子干。锅碗瓢盆像五线谱上的音符,很快跳动起来。等连队一到,饭菜全部上桌,而一旁的连队却刚刚冒出炊烟。在场裁判当场宣布:不用评了,六连炊事班胜出!

  如今,在改革浪潮中,崔源再次转岗,成了连队副班长,司职狙击手。职务越来越小,他却劲头十足:岗位不分大小,练精才是正道。

  这不,崔源又有了个目标:当全旅最好的狙击手!

  心声

  撸起袖子加油干

  武艺练不精,不算六连兵。实话说,虽然换了这么多专业,但我还是感觉没练够。因为只要是打仗需要的专业,都是我们六连人需要练精的专业,就要撸起袖子加油干。(崔源)

  老兵唐雄

  硬汉也温柔

  “加油,加油!”立夏,一场400米障碍比武在综合训练场火爆上演。

  轻踩五步桩,徒手翻高墙,加速攀上高低台……一名全副武装的上士在障碍场闪展腾挪,行云流水般的过障动作赢得阵阵喝彩。

  他如履平地,很快超越对手,第一个转身回跑,只见他俯身钻进铁丝网,采取低姿匍匐姿势向前迅速运动。突然“刺啦”一声,一根凸露在外面的铁丝将上士右臂划开一道10厘米长的血口。然而上士却如无事一般,爬起来全速向前冲去。

  这名硬汉名叫唐雄,现任“硬骨头六连”三班班长。人如其名,嗓门响、块头大,身上透着一股子英雄气。

  一次,六连组织某军事课目汇报演示,唐雄担任战斗小组成员。他身披20公斤战斗装具,从3米高台纵身跳进深2米的水塘中,而后连续穿越5米火障,在泥浆中匍匐20余米,过云梯,攀陡崖,一路上势如猛虎。然而,就在他从高墙上跳下时,左脚脚踝扭伤,钻心般疼痛和巨大的惯性使唐雄身体瞬间失去平衡,重重摔倒在地。

  在场人员一声惊呼,都为他捏了把汗。唐雄顾不上查看脚伤,迅速爬起来,紧咬牙关坚持完成了整个战斗演练。上级领导接见六连官兵时,紧握唐雄双手对其勇猛顽强的战斗作风给予高度赞扬:“果然是名硬汉!”

  可谁能想到,训练场上铁骨铮铮的唐雄,却另有温柔体贴的一面。

  上等兵沈欣刚入伍时身体素质欠佳,跟不上连队高强度的体能训练,在一次摸底考核中拖了班里的后腿,深感自责的他夜里躺在床上偷偷流泪。

  唐雄将自己的铺搬到小沈旁边,和风细雨地开导他,并用连队“硬骨头战士”皮光耀的成长故事激励他:“皮光耀刚当兵时军事素质较弱,但是通过艰苦训练,游泳训练成绩由300米上升到2750米,名列全连第一,刺杀、射击、投弹、战术训练成绩全优,最后被军区评为响当当的‘硬骨头战士’,咱进了六连的门,就是六连的人,老前辈留下的传统绝不能丢。”

  深受触动的沈欣放下心理包袱,给自己制定了阶梯式成长计划,他一步一个脚印,如今已成为连队专业素质过硬的训练标兵。

  生活上温柔体贴,训练场严肃认真。一次,连队组织单兵掩体构筑,上等兵潘晓鸿少挖了10厘米,被唐雄批得抬不起头:“训练时偷奸耍滑,上了战场是要丢命的!”

  训练场上被唐雄训过的战士还有不少,但没有一个不服气。相反,他们对唐雄更加尊重。

  这不,在唐雄新婚当天,全班战士为远在千里之外的他送去一份特殊礼物——以视频的形式,每人录了一段真心话。

  “班长,除了爸妈,就属你跟我最亲了”“班长,虽然被你熊过,但我打心底里服气”“班长,我愿跟着你上战场”……

  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孔,听着这些可爱的话语,硬汉唐雄不禁热泪盈眶。

  心声

  练得一身兵味

  在六连当兵这么久,我是越当越想当,因为在这里,我们有共同的理想和目标:练兵备战谋打赢。每天一同训练、一起流汗,那种感觉,永远难忘。(唐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