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v6时代的中国机遇

来源:新华网  07-11 15:16

  2017年11月26日,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推进互联网协议第六版(IPv6)规模部署行动计划》,提出了IPv6的发展目标和总体要求,明确了重点任务和实施步骤,标志着互联网进入了新时代。

  国际上发展IPV6的原因

  目前,全球互联网普及率仅超50%,仍需要大量地址支持,但IPv4新增地址枯竭,而且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及工业互联网所需IP地址量千百倍现有的互联网地址数,IPv6的海量地址正好适应未来发展的需要。

  发展中国家出于地址需要加快发展IPv6。印度平均11个网民还分不到一个IPv4地址,自然加快向IPv6发展。

  互联网企业持续创新的需要。谷歌、Facebook、苹果等互联网公司发展新业务也缺乏IPv4地址。另外新兴国家因缺地址将转到IPv6,美国等互联网公司为了海外市场也要转到IPv6。

  移动互联网发展的需要。4G VoLTE应用要求智能终端永远在线,在线率为2G/3G的近40倍,云计算和物联网及移动互联网需要大量地址,促使国际运营商加快向IPv6过渡。

  IPv6是网络空间发展的必由之路

  TCP/IP协议族是互联网发展的基石,是规范互联网分组信息交换和选路的关键协议。

  IPv6不仅能解决网络地址资源数量的问题,还为互联网的安全管理创造了机会,而且与IPv4相比其更能适应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和工业互联网的发展。

  IPv6地址可实现精准管理。通过严格按照区域和业务类型甚至用户类型进行IPv6地址分配,能精准追溯特定IP地址、专线、IDC和云计算地址,可实行服务类型按区域管理、精细化检测与防护及监控。

  IPv6海量地址还有利于防止扫描攻击。网络攻击者通过地址扫描识别用户的地理位置和发现漏洞并入侵,目前的技术可在45分钟内扫描IPv4的全部地址空间,每一个IPv6地址是128位,假设网络前缀为64位,那么在一个子网中就会存在264个地址,假设攻击者以每秒百万地址的速度扫描,需要50万年才能遍历所有的地址,无疑将显著提升网站与用户终端设备的安全。

  我国发展IPv6的时机已经成熟

  国内电信运营商网络支持双栈,国内规模较大的CDN设备商和运营商已完成对IPv6的支持。目前全球超过80%的桌面OS和全部移动智能终端OS已经能够完美支持IPv6,并且Android、IOS实现了双栈环境下IPv6访问优先。App Store强制要求不支持IPv6的APP不能够从App Store上架。

  我国ICT企业生产的家庭网关和网络设备可提供对IPv6的支持。13个根服务器已经有11个支持IPv6,我国.CN域顶级域名服务器和递归域名服务器能支持IPv4/IPv6双栈并提供IPv6解析服务。

  截至目前,中国IPv6地址申请总量超过2万块,数量为美国的一半,全球排名仅次于美国。

  IPv6开拓创新的空间

  IPv6在过渡互通、业务应用、安全管控等方面有较大创新空间。

  一是IPv6改变了数据传送格式,为下一代互联网体系结构的安全性设计提供了创新发展机会,IPv6拥有巨大地址空间,可以进一步开发利用,开拓了互联网创新的新课题。

  二是需要大量IPv6地址的物联网、工业互联网、智慧城市等场景正在兴起,这是未来创新的新领域,IPv6正当其时。

  三是我国是IETF标准化工作的后来者,在IPv4的标准方面,到2017年底约8000个RFC标准,其中由中国主导起草的近100个,仅占1.25%,但几乎都是IPv6的标准,中国在IPv6标准化方面有很好的机会。

  四是IPv6的帧结构有可能安排25个IPv6根服务器,纯IPv6根服务器取得根区文件后,同样可以解析IPv4。IPv6为我国以及更多国家获得根服务器提供了可能,有利于改进全球根服务器布局的合理性。

  目前,全球网络进入IPv6时代,这是全球网络信息技术加速创新变革、信息基础设施快速演进升级的历史机遇。

  截止到2018年6月,全球IPV6用户占互联网用户比例接近18%-20%,预计到2021年6月全球占比将超过50%。全球33个国家IPV6用户占比超过10%,其中比利时、印度的IPV6占比超过55%,美国、德国超过40%。亚洲IPV6飞速发展,印度增长最快,IPV6用户占比从2016年6月的1.6%到2018年6月的56.6%,只用了短短2年时间;截至2018年6月,马来西亚IPV6占比超过28%,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家超过15%,而我国只有1.18%的用户占比。

  我国是世界上较早开展IPv6试验和应用的国家,在技术研发、网络建设、应用创新方面取得了重要阶段性成果,已具备大规模部署的基础和条件。我们要抓住这一难得的机遇,以创新应对挑战,加快推进IPv6规模部署,构建高速率、广普及、全覆盖、智能化的下一代互联网。

  (作者为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   邬贺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