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拍重庆即将消失的传统割漆匠

来源:新华网  07-13 08:04

  

  只身一人穿过丛林,只身一人爬上高树,只身一人采集生漆……7月10日清晨,夏风还带着凉意,烈阳还藏在云中,72岁的孙明旺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割漆工作。新华网发(陈碧生 摄)

  

  过去,割漆是重庆市酉阳县钟坨村村民赚钱养家的方式之一,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了这项又脏又累又苦的力气活。孙明旺是仍在坚持割漆的少数人之一。每年夏季入伏之后,是割漆的高峰期。新华网发(陈碧生 摄)

  

  一个背篓、一把镰刀、一些贝壳,便是孙明旺的割漆工具。比起这些工具,他用到最多的还是自己的双腿与双手,行走在山路间,攀爬于树上。新华网发(陈碧生 摄)

  

  割漆,首先要进山找到能采割生漆的漆树,把通往采割地点的林间小路粗略打点出来,以便上下山行走通畅。新华网发(陈碧生 摄)

  

  然后在漆树上进行绑道、刨皮,开漆口放水,等上5天后方可正式割漆。7月10日正好是漆树放水的第五天,孙明旺准时上山割漆。新华网发(陈碧生 摄)

  

  割漆必须先从漆树上开割、树下收场,每割一刀口就要插上一个专用的贝壳(作为漆瓢使用),让漆液滴落到漆瓢中,等上一个小时,便可开始收漆。新华网发(陈碧生 摄)

  

  一天的割漆工作结束后,孙明旺已经判若两人。衣服上满是割漆时粘上的黑色漆液,一双手也满是割漆时留下的痕迹。新华网发(陈碧生 摄)

  

  孙明旺说,碰到好的年份,一年能割到150斤左右的生漆,一天最多能割3斤。“现在生漆的价格已经涨到了500元一斤,不愁销路。”新华网发(陈碧生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