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刷步器也有春天

来源:中国青年报  08-07 09:23

  在“微信运动”刚刚兴起的时候,把手机绑到狗的身上、招财猫玩具的手臂上以及爱运动的朋友身上,一度成为被大家津津乐道的段子。而现在,段子在一些人身上成为了现实——“刷步数”的玩法从微信走到更多软件上,而步数的达成却从一步一个脚印,变成了动动手指就能完成。

  河南大学的学生李晓(化名)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每天晚上十点,查看微信运动榜的时候,都会看到有人的步数是“66666”“88888”“77777”这样的数字。甚至,他的微信运动榜上还出现过十万步。

  按照普通人每步60~80厘米的数据测算,十万步约合60~80公里,相当于1.5个以上的马拉松。

  李晓说,这些看起来很“吉利”的步数,都是通过刷步软件实现的。这类软件可以自定义微信的运动步数。他的一个朋友告诉他,这就是自己经常占领微信运动封面的原因。

  有人“出于无奈”而刷步。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要求学生每天锻炼步数达10000步(微信运动)以上,或在装有蓝牙发射器的体育场馆锻炼不少于40分钟;每周锻炼需达标五次,至少有一次在体育场馆练习专项内容不少于40分钟。未完成上述要求者扣除体育成绩的10%。

  该校学生王珊(化名)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如果正常锻炼的话,这个步数是可以达到的。但遇到学业任务比较重的时候,没时间锻炼,就很难达标。王珊说,有些同学开始从网上买刷步器把步数刷够。

  记者在淘宝平台上对售卖刷步器的店铺进行观察并同客服咨询发现,目前大部分刷步器定价为26.8元到40元不等,每小时可以完成6000~8000步的刷步,部分型号可以达到9000步。大多数刷步器采用支架与电源的组合。将手机放在支架上,插上电源,便可以开始摇摆,刷出步数。具体刷多少,也取决于手机的型号和自重。

  “不同型号的手机效果不同,手机越轻,摇得越快,刷出的步数也就越多。”某淘宝店客服告诉记者,手机太小也不行,例如iPhone6这样比较小的手机,一些刷步器感应不到,就不会计步。

  在另一间淘宝店,客服告诉记者,由于普通支架在摇摆100万次以后就会被磨损坏掉,以一天刷一万步来算,一个刷步器最多只能用三个月。

  平均下来一个月约10元的消费,比起学校打分体育不合格的损失,显得微不足道。王珊告诉记者,学校专门设置了小程序来监督学生的步数。这款小程序会同步学生的微信运动数据,没有达到一万步标准的学生,每次会被扣除体育平时分0.1分(满分10分)。

  除此之外,学校还会定期抽查,抽查发现作弊的学生会被扣除更多分数。王珊的同学有一次睡觉忘了关掉刷步器,醒来发现,在睡梦中,她已经走了六万步。不过“幸运”的是,这名同学没有被抽查到。

  记者观察发现,除了刷步器,还有一些手机应用和微信公号,声称自己能够更改微信运动步数。这些公众号多要求用户下载相应的刷步软件,注册账号并绑定所使用的设备后,后台回复账号和密码,按用户要求修改步数。

  在北京工作的张娜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由于工作原因,她和一些创业者成为微信好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微信步数排行榜前几名都是四五万步。这些步数来源多为创业者,而封面则相应变成了他们企业的宣传。“开始我觉得创业的人嘛,好多都爱运动,这也正常。可是每天都是他们第一,除了跑步,他们不用管理企业吗?”

  一间店铺的产品介绍显示,该店的刷步器目前支持的软件有“平安金管家”“微信运动”“QQ运动”“我的健康”“蚂蚁森林”“悦动圈”“平安医生”“小米运动”“乐心运动”等。这意味着以上产品的计步系统,都有可以“动手脚”的空间。产品提醒用户,刷步器只单纯增加步数,不保证公里数和位移数据。

  如果没有硬性要求或“宣传需求”,为何有人要大费周章刷步数呢?记者发现,这是因为不少企业推出了和运动步数有关的营销方案。例如,在“平安金管家”App的活动板块上,用户参加“健康行”活动,每日上传8000步以上,第二日进入活动可以额外平分7万元奖金池,购买过“平安福”或“守护福”的被保险人,如参加“平安RUN”活动,每日上传步数,达成周目标可以获得星巴克、京东果蔬、肯德基早餐、百果园等商铺的优惠券;达成月目标,可获得现金奖励,两年内达成运动目标,“平安福”或“守护福”的保障额度将最高增加10%,并且终身有效。

  在支付宝于今年年初推出的“天天5000步,天天领红包”活动中,用户只需开通支付宝读取运动数据的权限,每天达到5000步,即可参与活动。在一些减肥训练营类的营销中,用户的步数排名也与最终能获得何种奖品息息相关。

  互联网安全专家李铁军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软件本意是希望人们多运动,更健康,但被“羊毛党”(指那些专门选择互联网公司的营销活动,以低成本甚至零成本换取高额奖励的人)利用。针对这种现象,相关企业需要在技术上反作弊。例如通过大数据技术识别作弊账号。

  “比如,这些账号是不是一贯作弊,手机号是不是黑卡(未实名认证),是不是同一个IP登陆等等。”李铁军说,从企业角度讲,“羊毛党”是互联网营销中的寄生虫,并不是真正有价值的客户。将这些客户与真实客户区分,也属于业务安全的一部分。但他直言,反作弊方案对技术专业性要求比较高,一般的企业遇到这样的情况可能无能为力。

  “腾讯手机管家”负责人陈列指出,多数使用刷步器来刷步数的人是出于好玩的心理,刷刷存在感。如果真的是为了刷广告,用户可以通过拉黑的方式把他屏蔽掉。对于用户来说,这种行为的安全风险比较低。但如果部分用户使用刷步器谋取利益,相关企业应该有所警觉。

  “如果有些用户通过刷步数不正当地获取了奖品,靠自己走路积累步数的普通用户反而得不到应得的奖励,肯定会对企业产生不信任的情绪。从这个角度来讲,企业对此类刷步行为进行惩罚,也可以提高普通用户的信任度。”陈列说。